官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妖妻鬼妾 > 第二百零六章 配方被盗二!!
    “呃,关与这个问题嘛,只是走秀需要而已,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内情…”说罢,陆飞和孙瑶瑶几女在鼠精五兄弟的护送下,略显狼狈的从体育馆中逃了出来。

    见从陆飞这里套不出来什么东西,一众记者眼珠转了转,便把主意打到了那些刚从t台上走下来的模特身上,当然了,这些记者是单纯的访问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就不得而知了。

    几人狼狈的逃回了孙思思办公司,刚一进屋,陆飞便觉得自己耳朵传来一阵专心的疼痛,紧接着,孙瑶瑶那有些yin沉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说,你到底和我那个小师妹是什么关系?”

    “疼…疼…疼…瑶瑶姐,您轻点,天地良心啊,做为这次活动的策划者,我只是指导一下她的训练而已,绝对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一边低声哀求着,陆飞双手指天,正义凌然的发誓道。

    “哼,有句话说的好,宁愿相信这世间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破嘴,陆飞,对于这句话……你怎么看?恩?”说道最后一个“嗯”?字,孙瑶瑶声调拔高了几个分贝,玉指微微用力,在陆飞耳朵上又来了一个360度的高难度旋转。

    “呃……瑶瑶姐,这世间真的有鬼,你看慈禧,还有媚儿,还有在咱公司工厂了里那些艳鬼…”陆飞如数家珍般的在孙瑶瑶面前掰着手指举着例子。

    “你少跟老娘打马虎眼,还知道训练,先不说你懂不懂这方面的东西,为什么当时我那师妹面se潮红,眼睛水汪汪的?嗯?不行,我得把那些小狐狸精重新调回业务部,免得你打他们注意…”很明显,孙瑶瑶看穿了他的意图,气呼呼的道。

    “等下……艳鬼?艳鬼?”陆飞似乎想起了什么,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

    “哎呀,胆子肥了是不,还敢跟我装蒜,得,这个月你睡沙发吧,别想碰我了……”见到陆飞神神叨叨的样子,孙瑶瑶气呼呼的道。

    “思思,你去市场上买几盒晨曦公司生产的“猛男一号”,然后去化验一下,然后把化验单给我……”挣脱出孙瑶瑶的魔抓,陆飞神se凝重的道。

    “你是怀疑…我这就去办……”看着满脸严肃的陆飞,孙思思不由的一愣,随即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神se凝重的道,说罢,便摇摆着丰tun,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你们在搞什么?神神秘秘的?”见两人都是满脸严肃,孙瑶瑶也收起了嬉闹之se,秀眉微皱,疑huo的道。

    “我记得你说过,晨曦保健公司已经推出一款药效不逊se与我们“威哥”的药品?你说,他们的配方是从哪里弄的?”陆飞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脸se略显yin沉的道。

    “前几天你问过我青狼的事情,你是怀疑这工厂中的艳鬼跟青狼……不可能吧,上次在火狐狸精酒吧,青狼就算没死也得重伤,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过来,而且以他的狡猾,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回来找我们麻烦。”孙瑶瑶也是聪明之人,闻言,瞬间便明白陆飞话中的意思。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看看最近东华是这十几起连环杀人案,掏心挖脑,青狼很可能学会了某种我们不知道的邪恶功法,利用人心人脑恢复伤势,提升修为。”陆飞摇了摇头,神se凝重的道。

    “嘶……这混蛋还真是心狠手辣,不行,我得吩咐瘸子把山村人家的防御阵法开启了,有备无患……”闻言,孙瑶瑶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神se焦急的从随身拎包中拿出了手机。

    “目前还没到这种地步,等化验结果出来之后在说吧,若是真如同我猜测的那样,事情可就麻烦了……”摆了摆手,阻止了孙瑶瑶的动作,陆飞凝重的道。

    “哼,一个青狼而已,老娘还就不信他能翻了天了,既然能灭他第一次,便可以灭他第二次……”此时孙瑶瑶也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了过来,咬牙切齿颇为霸气的道,“……别轻举妄动,青狼既然敢回来,便必定有所依仗,我们还是小心为妙,见招拆招,等化验结果出来,把工厂中那些艳鬼召集起来,慢慢审问,哼哼,我还就不信了,她们敢冒着hun飞魄散的危险帮青狼隐瞒?”见终于把孙瑶瑶的注意力从自己和那个“小护士”身上转移开,陆飞暗自松了一口气,双眼微眯,yin笑的道。

    ……

    不得不说孙思思办事效率之高,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便重新回到了办公司,只不过脸seyin沉,手中多了几张化验单。

    “怎么?结果出来了?”见状,陆飞心中“咯噔”一下,虽然早有预感,但还是抱着最后一丝期望。

    “恩,化验结果出来了,晨曦保健公司的药品配方除了比我们躲了一味无关紧要的药材外,其他几乎一模一样,可以确定,我们公司的药品配方被盗了……”此时孙思思的脸seyin沉的好似能滴出水一般,“威哥”系列保健药品给公司带来多大的利益她自然非常清楚,先不说配方流失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仅市场流失带来的间接经济损失,就已经不可估量,这对于刚刚萌芽,处于茁壮成长阶段的阳光保健公司来说,打击绝对是致命的。

    闻言,陆飞脸se也彻底yin沉了下来,一时间,办公室内的几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变得有些沉默。

    良久,陆飞才点燃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静静体会尼古丁流过肺部所产生的那丝kuai感,良久,才淡淡的道:“走,去生产车间看看,呵呵,既然他青狼想玩,老子便陪他玩玩,我倒要看看,到底谁能笑道最后。”

    ……

    暂且不提陆飞,东华市,某高档别墅内,一个子大约一米六五左右,身体浑圆的中年指着面前的一个脸se苍白的青年骂道:“说,为什么要杀雪儿?md,当初老子真是瞎了眼睛,竟然相信你这个白眼狼,枉雪儿对你一往情深,你竟然做出这样畜生不如的事情……”

    说着,中年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向着坐在对面的青年砸了过去,脸上肥腻的肉团气的一抖一抖的。

    “啪嗒”一声,一个景德镇陶瓷烟灰缸应声而碎,与此同时,青年的额头上流出一丝殷红的血迹。

    好似那烟灰缸咂的不是自己一般,青年面无表情,tian了一下流到嘴角的血迹,突然,苍白的脸上lu出一丝邪魅的笑容,原本俊俏的脸蛋突然一阵蠕动,轮廓慢慢发生了变化,隐藏在袖子中的手指上,突然多出数根十多厘米长,乌青se的指甲。

    不过中年人并没有注意到青年的变化,在咂完烟灰缸后,中年人气呼呼的从兜里掏出一个砖头大小的大哥大,熟练的拨出了一个号码。

    电话刚一接通,便咆哮道,“二力,马上带人把日本樱花会在东华的产业给我咂了,所有樱花会成员砍死后给老子剁碎了喂鲨鱼……”

    “老大,陈少毕竟是小姐的男朋友,这样做,不太好吧……”电话那头,一个粗犷的声音弱弱的道,他自然听出自己老大语气中的愤怒,不过樱花会毕竟是一个跨国黑涩会团体,实力远远不是东华市一个地方黑暗势力可以媲美的,就算起初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可后面樱花会的报复同样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起的。

    “陈少你麻痹,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mb的,雪儿就是被陈青这个畜生杀的……按照我说的去做……”中年人冲着电话咆哮了一声,气呼呼的道。

    “什么?老大,我知道怎么做了……”在听到中年人的话,那头粗犷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随即yin沉的丢下了一句话,便挂断了电话,虽然二力名义上是中年人的手下,但实际上两人亲如兄弟,中年人能有今天的地位,可以说都是两人一刀,一刀砍出来的,对于李雪,他更是视若己出。

    “哼……你tmd就给老子等死吧…我要把你身上的肉一刀一刀的活剐下来……啊……”挂断电话后,中年人转身愤怒的道,不过话还没说完,便看见一个狰狞的狼头,紧接着,眼前寒光一闪,意识便黑了下去。

    “嘿嘿,可惜你看不见了……”重新变回那青年的样子,伸出凶狠的舌头tian了一下手上的血迹,青年冷笑的道。

    说罢,便见这青年从兜里拿出一个电话拨了出去,电话接通后,yin沉的道:“吩咐下去,准备接收猛虎帮的地盘…,对了,随便找几个人去阳光公司捣捣乱,听说他们的模特秀办的ting成功的,怎么说咱也要送点礼物过去,不然的话,岂不是太失礼了?”

    挂断电话,青年冷冷的看了地上那具浑圆的尸体一眼,眼中闪过一丝青光,嘴中念念有词,紧接着,中年人的尸体被一股肉眼可见的墨绿se雾气托了起来,渐渐的形成了一个茧状物体。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青年额头渐渐渗出一滴滴豆大的汗水,脸se也变得越发苍白。

    而那个茧状物体已经裂开,原本死去的中年人竟然重新站了起来,恭敬的冲着青年点了点头,目光呆滞的道:“主人……”!。

    ()( 妖妻鬼妾 http://www.gcxs.org/2_2052/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