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农场在沙漠 > 第两百五十七章 (章如初初遇见的你(完)
    又是一年中秋,因为今年新酿的沙漠啤酒别有一翻风味,再加上大家一致认为沙漠的月亮最圆、空气最好,异国风情街的风景最美,所以大家都跑到蔡鸿鸣这边来过中秋。

    这些人有阮天煋、有郗伟风、有漆雕吉劭、有拓拔牛等蔡鸿鸣的猪朋狗友,还有他的下属苏胖子、松娜、蔡鸿昇,也有一堆美女,如静香、伊伊、晏灵、莘瑾柔、苏苏等等。

    值得一说的是,苏胖子和他老弟对于松娜的博弈最终有了结果,是他老弟鸿昇赢了。松娜和老弟鸿昇的双方父母已经见过面,就等着年底结婚。而苏胖子也不含糊,看没法娶松娜,就转而在镇上找了一个女孩,人长得不错,还是个美女。

    他现在是级蛮牛烤肉店一家分店的店长,在镇上属于有钱王老五那种级别,所以谈亲事很容易。

    级蛮牛烧烤店在伊伊和晏灵的打理下,总方向有静香掌控,生意越来越好,目前店面已经铺满了国内的达地区。

    但她们野心的不只于此,看国内已经没有多少腾挪的地方,就开始把目光瞄向东南亚,当其冲的是离中国最近的韩泡菜国和日国。

    女人在前面冲锋陷阵,蔡鸿鸣这个男人只好在后面巩固后方阵地。

    店越开越多,牦牛肉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自家农场和附近养殖的牦牛早已无法满足。不得已,他只好跑到青海那边跟人家买牦牛,又在藏地高山大峡谷和内蒙大草原那边买了一块地放牧,这才满足了烤肉店的牦牛肉需求。

    今夜的月亮非常的圆,非常的明亮,蔡鸿鸣搂着老婆师婉儿静静的坐在异国风情街烤肉店三楼阳台的沙上,亲亲依偎,听着彼此心跳,此时无声胜似有声。

    前面是一片宽阔麦田,如今小麦已然收割,只剩下一茬茬麦头和麦草堆成的草垛,风一吹,一股麦香扑鼻而来。

    楚楚小屁孩人多就特别活泼,带着她那群动物朋友们神气的四处走着,看着,呱噪着,感觉好像是大官出巡,看得人乐的要命。

    “你不用在这边陪我,去和她们喝酒吧!”师婉儿说道。

    师婉儿有了身孕,蔡鸿鸣不敢让她呆在人群中,所以特意陪她在这边坐。

    “你一个人不是好孤单,要不然我叫楚楚来陪你。”

    “算了吧,你是叫她来陪我,还是我陪她。去吧!我自己在这里就可以了。”

    “那有事叫我。”

    “知道了,啰嗦。”师婉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虽然她也喜欢被他捧在手心的感觉,但却受不了他整天粘着自己,好像自己就是瓷娃娃似的,一碰就碎。不过是有了身孕而已,又不是没生过小孩,至于这样嘛!

    虽然老婆说不用人陪,但蔡鸿鸣怕她一个人太无聊,还是跑去把女儿抓了过来。

    小家伙正玩得高兴,被他抓来,顿时嘟着嘴巴,一脸的不乐意。但不知蔡鸿鸣跟她说了什么,她就高兴的点着头,和她最爱的白鹿雪雪、独角獒角角等,坐在一边陪着妈妈。

    安排好,蔡鸿鸣就拿着一大杯新酿啤酒冲进人群,跟大家喝了起来。

    他是聪明人,不会跟人家死喝,总是要花点心思,要嘛划拳、要嘛摇骰子。可惜他划拳水平平平,摇骰子两人稳死,三人稳输,四人五人还勉强有机会赢,可惜这边都是两三人在摇,所以他是输的一塌糊涂,没几下就喝个肚饱,只得暂挂免战牌,去找地方放水。

    放完水回来,看了一下,现静香好像不在。想了下,就往楼顶走去。

    楼顶,风声咧咧。静香衣袂飘摇,青丝飞舞。

    蔡鸿鸣走到她身边,问道:“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想一个人吹吹风,你怎么来了?”

    “看你不在,就来找你喽。”

    “算你有良心。”静香瞄了他一眼,叹道:“看到你和婉儿那么恩爱,还有楚楚那么可爱,弄得我都想生个我会不会太贪心了?”

    “怎么会,想生就生呗,又不是养不起。”

    “你就不怕我跟你分家产?”静香一脸玩味的笑问道。

    “现在公司可以说是你一手造就,所以,不管什么时候,我的家产都有你的一半。”蔡鸿鸣认真的说道。

    不可否认,这一刻,静香被这个男人的话感动得一塌糊涂。或许,在很早以前,和他上床的时候,她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两人的关系不能表现在明面上,在这地方更是要谨言慎行,所以静香转了话题问道:“你有没有想过让公司上市。”

    蔡鸿鸣摇了摇头,“算了,我还是做实业好了。股市风险太大,一有风吹草动就跌个不停,我心脏不好,受不了。”

    看他这么说,静香也没再劝。

    八月的古浪夜里已经很冷,再加上两人也不合适一直呆在楼顶,就走了下去。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夜,一群人喝得东倒西歪,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

    两年后,西都胜景。

    一大清早,大公鸡花花就喔喔喔的叫了起来。小屁孩楚楚一听到声音,立马从床上爬起来刷牙洗脸,然后跑去叫双胞胎弟弟起来。

    “二毛、三毛,快点起床刷牙洗脸。”

    还在小床上迷迷糊糊睡觉的二毛、三毛听到姐姐的话,只好起床,要不然等会儿她就会让大公鸡花花到房子里来叫,或者让角角过来舔你一脸口水,好烦人。

    二毛和三毛其实有名字,但两人是双胞胎,楚楚根本分不清哪个是哪个,就依着他们头的浓密程度随便起了个外号,两个小屁孩什么都不懂,就屁颠屁颠的应着。

    于是,这两个糟糕的外号就伴随着他们一起成长了。

    等他们刷牙洗脸来到下面,楚楚的小伙伴们已经站了一排,有大公鸡花花、有独角獒角角、有鼠兔小龙、有兔狲胖球、有白鹿雪雪,还有猫头鹰大侠。二毛和三毛看了,很识相,连忙跑去排队。

    它们排队都是从高到低排的,已经非常熟练了。

    等他们排好,楚楚就很神气的站在他们前面,大声叫道:“报数。”

    “呦”

    “喔喔”

    “吼吼吼”

    瞬间,鹿鸣鸡叫獒吼不绝于耳,看得出来的蔡鸿鸣夫妇和旁边起来锻炼的退役兵们乐得不停。

    报完数,楚楚又叫道:“起步走,一二一,一二一,楚楚最漂亮,楚楚最漂亮”

    听到她的口号,蔡鸿鸣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小屁孩就开始用这口号。他们纯当笑话看着,没想到小家伙竟然把口号延续下来,幸好这边没外人,要不然肯定会被笑掉大牙。

    农场的早晨就在楚楚的口号声中苏醒过来,而在申城,静香则被儿子的哭声吵醒,接着就闻到一股臭味。一看,感觉全身都不好看了。

    这小家伙就是她和蔡鸿鸣的结晶,实岁已经一岁,但还非常折腾人,每天早上基本都是从哭闹中醒来,烦得不得了。

    因为小家伙和蔡鸿鸣长的很像,所以蔡鸿鸣也没敢隐瞒他和静香的事,找了个合适的机会,和师婉儿坦白了。

    或许是得益于双修功法的缘故,两人彼此交心。师婉儿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说有空带孩子回来。

    其实,很多有蔡鸿鸣这种身家的人,大多在外面包了女人,甚至有的连家都不回。像他这样整天呆在农场里和她腻歪的男人真是少之又少,所以静香的出现师婉儿倒也没什么意外,优秀的男人不只她懂得欣赏。而且公司都是静香在打理,将她纳入家中,大家也能放心。

    只是这事蔡鸿鸣并没跟静香说,打算等孩子长大回农场后,再跟静香说明。

    他也算是享了齐人之福。

    纪长清在武夷呆了一年后,又回到彭玉真人庙,打算余生就在这里清修了。武夷的山水虽美,但大漠风光却也别有一翻风味,在这边潜修的一段时间里,他已经喜欢上了这边。他甚至有把彭玉真人庙展成金丹派分观的想法,不过这些还要蔡鸿鸣同意才行。

    夕阳西下,蔡鸿鸣和师婉儿带着儿女散步,后面跟着一群动物,辉光四射,照在脸上,是那么的暖和。

    看着远处那轮即将沉入漫漫黄沙的落日,蔡鸿鸣忽然想起了那个和老婆看星的夜晚,那是一种别样的怦然心动。想想那时,看看这时,让人莫名的有种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的感觉。他不觉握紧了老婆的手,不管这天地怎样,他都会带着她一起白头偕老。

    楚楚在后面早已看得不爽了,一把上前将两人的手拆散,“爸爸、妈妈,你们要牵我们的手,你们大人又不怕摔倒,牵手干什么?”

    所以,她很讲义气的叫二毛、三毛上来,牵着他们的手一起走着。

    蔡鸿鸣和师婉儿对视一眼,不觉莞尔。

    夕阳西下,一家人手牵着手走着,是那么的温暖,如初初遇见的你。(未完待续。)8

    ()( 我的农场在沙漠 http://www.gcxs.org/2_2046/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