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 六六不亲六不认
    柳中原确实从柳家洼带回了几盒品质很好的极品血燕窝,可并不是送给市领导的,而是为了孝敬古从林14574>

    他巴不得那些大大小小的领导少往厂子里跑,因为,这些领导每去考察一次,他就要放一次血,尤其是对于市里面那些领导避之唯恐不及呢,怎么还会主动给他们送燕窝?

    没想到姜晶晶不知道是看在两盒血燕窝的份上,还是看在韵真的份上,反正对柳中原很客气,非要拉着他吃晚饭,不然就不让走。结果,柳中原就多喝了几杯酒,车是开不成了,只好在县政府招待所开了一个房间,打算迷糊一会儿,等酒醒了之后马上就回临海市。

    。

    柳中原在县政府一个盹打了三四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四点多了,后悔的真想扇自己两个耳光,可随即一想,干脆现在就往回赶,等赶到家的时候天也就刚刚亮,如果运气好的话,就约她来别墅会个面,既然她已经尝过自己的甜头,见面之后怎么还能忍得住?说不定会请上半天假任凭自己玩弄呢。

    他看看表,正是起床的时间,家里不可能这么早就有客人,如果里面真有一个男人的话,那么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妈的。瞎猜什么?打开门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多半是虚惊一场。

    孤男寡女在一起待了一晚上,还搂抱着在一起睡觉,岂有不干之理?他们肯定干过了,除非那个姓秦的不是男人……等着瞧……走着瞧……非要让这对狗男女付出代价……让韵真在自己面前羞愧地哭泣,哀求自己原谅她的背叛……那个姓秦的让他去死……

    柳中原只想着如何泄愤,哪里还有心思去想古从林急急忙忙把自己招回来究竟有什么事,一心只想着让那个黑帮叔叔替自己讨回公道,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真正身世,把古从林当成亲叔叔了。

    柳中原气喘吁吁、气急败坏地敲开黄龙酒店508号房间的门时,迎接他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张脸警觉而又不怀好意地盯着他。

    那个小伙子并没有因为柳中原报出自己的身份而对他客气点,只是脸上毫无表情地把门开大了一点,示意他进去。

    “你们……你们干什么?我是……我找古叔,是他约我来的……”柳中原愤怒地咆哮道,没想到这几个不长眼睛的东西居然不认识自己。

    。。

    柳中原呆呆地盯着那个男人的背影,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梦幻中一样,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瞥见里面房子里又走出了一个男人,扭头一看,顿时喜出望外,叫道:“古叔……原来你在这里啊……快让他们把我放开……”

    怪不得韵真这么快就肆无忌惮地背叛了自己,不用说,她已经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古从林了,她这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啊,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仅仅是为了跟那个姓秦的在一起?不对,她这分明是卸磨杀驴,想一脚把自己踢开呢。

    古从林大刺刺地坐在一张桌子前面,嘴里叼着烟,冲那个手下摆摆手,那个人就退了出去,并且关上了门。

    柳中原张张嘴,正想倾诉满腔的怒火,可马上就硬生生地打住了,他心里明白,古从林绝对不会是因为他的迟到就采取这种惩罚措施,这个时候他甚至都不愿意提起韵真的名字,生怕这个名字会牵扯到自己身世的秘密。

    “最近你一直没有见过刘韵真吗?”古叔的声音还是慢条斯理的,虽然脸色阴沉,可语气并不严厉。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这样,柳中原一颗心就抽搐更加厉害。

    “没说什么特别的……就是问问工厂的生产情况……最近厂子生产资金周转紧张,她帮着贷了一笔钱……”柳中原见古从林转来转去的几个问题都和韵真有关,心里面渐渐松弛下来,心想,也许是韵真做了什么事情把他惹火了,所以把气撒在了自己头上呢。

    “这么说,你这个总经理实际上不过是刘韵真手里的一个木偶……”古从林似乎注意到了柳中原的目光,站起身来走到沙发前坐下,然后把那张报纸扔到了另一边,继续缓缓说道:“不仅现在的公司如此,过去的中原公司也是如此……”

    柳中原听到这里,马上就明白自己今天为何受到如此待遇了,搞了半天还是为了刘原的那笔钱。不过,他感到很惊讶,古从林应该知道这件事情,他当初甚至也赞成黑刘原一把,现在为什么要替他讨债呢?

    古从林沉默了好一阵没有出声,然后慢悠悠地站起身来走到桌子前面坐下来,拿起上面的几份文件看了很久,最后才抬起头来说道:“你要么就是一个饭桶,或者是刘韵真抛出来的一个诱饵,一个被她利用的可怜虫,要么就是现在还帮着她在骗我……”

    古叔一双眼睛就像饿狼一样盯着柳中原,厉声说道:“你说的都不错……我是知道这笔钱被韵真转走了,并且当时我也同意她这么做……

    你们兄妹勾结起来欺骗了我们,并且利用我达到了不可告人的目的,你们偷走了刘原的那笔巨款,并且成功地让刘原跟我翻了脸……”

    柳中原尽管极度的恐惧,可脑子却飞快的转动着,尽量从古从林刚才的那些话中搜寻有用的信息。

    “难道你真不知道自己是刘定邦的私生子?”古从林盯着柳中原喝道。

    不信你去问问柳家洼的老渔民,谁不知道我父亲是柳承基……怎么会跟刘定邦有关系呢……再说,如果我真的是她父亲的私生子,她为什么要陷害我呢……

    “什么同父异母的兄弟……我不明白……这里面肯定有阴谋,也许他们是想挑拨我们的关系……”柳中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道。

    脑子一转,忽然就想起了一个最关键的证据,赶忙说道:“古叔……就算你不认我,可我也绝对不会跟刘韵真有什么关系……难道你忘了,她已经同意跟我结婚了,如果我们是同一个……父亲,那岂不是……乱……”

    。

    “就在我去柳家洼之前,我们在别墅……睡了一晚上……是她主动的……”柳中原低着头说道。

    看来不拿出一点真凭实据,古从林只会把自己的话当笑话听,顾不了这么多了,既然她对自己不仁,自己何必要讲那个义呢,何况在生死关头,先保住小命要紧。

    “有一段视频可以证明我跟她确实在一起……”柳中原说到这里心里一阵矛盾,他明白,当自己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就意味着跟韵真的关系彻底结束了,因为两个人都在关键的时候背叛了对方。

    不过,我并没有把那些视频交给刘蔓冬,后来,我用那些视频威胁她给我贷款办公司……那天我们在一起……睡觉的时候,我心里对她总是没有底,所以就偷偷的拍下来了……只不过没有声音……”

    “你知道……如果你敢骗我……或者耍花招的话,你将会有什么下场吗?”古从林瞪着柳中原缓缓说道。

    柳中原好像等的就是这句话,紧绷的神经一下就松弛下来,差点瘫软在地上,嘴里却嘀咕道:“因为……即便我是刘定邦……私生子,可我们还是亲戚……”

    古从林一愣,差点忍不住又要哈哈大笑,不过随即一想,柳中原的话并没有错,柳承基既然是自己的亲兄弟,那他的老婆可不是自己的嫂子吗?

    “跟野男人胡搞,难道还不是贱女人?我们柳家没有这种女人……”古从林对柳中原的反应感到吃惊,见他一双眼睛都红了,就像是要吃人一样瞪着自己,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两步,恶狠狠地说道。

    “你这个小杂种,再敢胡说八道我就宰了你……我告诉你,虽然我姓古,可我是柳安轩的亲生儿子,我母亲是改嫁,跟你母亲偷汉子是两码事……”古从林恶狠狠道,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小杂种说出自己的隐秘。

    古从林呆呆地看着柳中原,半天没有说话,过了好一阵,才慢慢打开那扇门,冲外面说道:“把这个小杂种的手铐打开……”

    生了一个小杂种?柳中原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当爸爸了,顿时又被另一种情感淹没了,忍不住眼泪汪汪地盯着自己手上的血迹说不出话。他算是彻底明白了古从林的意图,没想到这个黑帮老大居然还是一个孝子。如果不是因为怕伤他母亲的心,说不定自己今天逃不过一劫。

    柳中原心里冷笑一声,心想,此一时彼一时,等到老太太死翘翘的时候,自己难道还会在这里等死?再说,老太太把自己的儿子看做是重孙子,自然不会亏待他,临死前自然会做出安排,说不定还会继承古家的家业呢,那时候你这个野种在老子面前连话都说不上呢。

    “你是想让我加入黑帮组织?”柳中原惊讶地问道。

    “你就别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坏事还少啊,连放火杀人的事情你都干过,不然怎么会混到劳改队里去呢……”古从林嘲讽道。

    “她不会再相信我了……”柳中原沮丧地说道。

    古从林笑道:“不到关键时刻,我还不想毁了她,她对我们还有用……你不是从小就被刘蔓冬训练成了一个下流胚吗?怎么哄女人难道还要我教你?现在不多说了,等晚上我再给你讲讲我们的规矩……”

    “别等了,给她打个电话,看看她在哪里……然后找个借口,就说回家取几件衣服……”古从林命令道。

    柳中原看见那个给自己戴手铐的小伙子就站在身边,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他,顿时就怒不可遏,一甩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骂道:“看什么看?今后把眼睛放亮点……”

    柳中原一愣,不过没有说什么,只顾打开房门出去了,走了几步一看,那个东子也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很显然,这是古从林给自己派的一个双重保镖。(绝对**:女行长的秘密..)--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