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 爱恨交恨爱恨织
    韵真叹口气说道:“现实太残酷……太复杂……就像你刚才分析的那样,也许我们都是某些人的棋子,在被人家扔进垃圾堆之前,必须做好撤退的准备……其实你一直都在这么做……难道不是吗?”

    韵真嚯地一下坐起身来,恼怒地说道:“你脑子没问题吧……只要他活着,这件事就没有结束的时候,你能保证别人不会找见他?

    。..不过,他无力反击,因为有关吴媛媛的真实意图他自己也不知道想过多少遍了,不过是一直在骗自己而已。

    秦笑愚仍然耿耿于怀,似笑非笑地盯着韵真说道:“我算是明白了,你为什么会和柳中原这个吃软饭的混在一起,原来就因为他是刘定邦的野种,所以就比我高贵……”

    韵真一双眼睛都红了,咬着牙强忍了半天,忽然一伸手就端起桌子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哐当一声把酒杯扔在茶几上,气喘吁吁地说道:“秦笑愚,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如果你打定主意要跟我作对,最后你会输的什么都没有……哼,卧底?我明天就可以找欧阳龙谈谈你的事情,后天就会让你变成一个罪犯……

    尽管这样想,可自尊心却一时转不过弯来,嘴上仍然强硬道:“那大家就鱼死网破……我大不了还是一无所有,你可不一样……这就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哼,你一开始就在利用我,现在还想故伎重演,你怎么不醉了……你不是喝醉了吗?”

    “什么问题……”秦笑愚也趁机给自己一个台阶,点上一支烟似不情愿地哼哼道。

    韵真移开视线,颤声道:“可以什么?”

    秦笑愚马上把身子朝韵真靠近一点,低声道:“那我们接着谈……我尽量让你的心情好起来……要不要再来点酒……”

    “说具体一点……”

    “不能。你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我可是为了你好,你只要负责把那笔钱洗白就行了……”

    “她也太幼稚了,这个时候王子同怎么会把钱给她?”韵真不屑地说道7109>

    “手续?应该是第三方信托管理,就看王子同买不买账了,为了撇清跟吴世兵的关系,他完全可以把这些钱交给有关部门……”韵真说道。.

    秦笑愚一想到吴媛媛,心里面一阵烦躁,同时也感到很沮丧,觉得自己就像是生活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自己原本以为真实的东西,被韵真一说,都成了水中月镜中花,一时就有点提不起劲来,懒洋洋地说道:“其实……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只要你说话算数……过几天我就给你提供几个账户……还有密码……你就按照你自己的意愿去发现,然后跟你的上司交差好了……”

    韵真的脸忍不住红了,因为心中闪过的一个念头让她感到一阵羞耻,可既然自己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怎么也得给他一点安慰吧,说的明白一点,男人做出了让步,自己怎么也要表示一下啊,起码应该像他说的那样,接下来是不是要跟他进一步加深彼此的信任呢。

    而跟秦笑愚在一起的话,完全是一种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是一种男女间正常关系,就算期间参杂着某些利害关系,但也没必要感到羞耻,这个世界上,两个饮食那男女之间不可能清白的不食人间烟火,这种利害关系反而成了一种调味剂,一种媒介,把两个人的**以及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因为,我心里面……总是在琢磨你……渴望着能跟你推心置腹……”韵真红着脸说道。

    秦笑愚凑近韵真,挑逗似地说道:“你自己觉得呢?我有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你是好女人还是坏女人?”

    韵真装作没有注意到肩膀上的那条手臂,扭头白了男人一眼,娇嗔道:“你就不能……正经一点……人家想跟你好好聊聊……”

    秦笑愚马上凑到韵真的耳边小声道:“既然心情好,那就带我去参观一下你的私人领地吧……”

    。

    这个解释表面上看没什么问题,可秦笑愚总觉得缺少点说服力,一想到柳中原跟韵真之间可能有某种暧昧关系,心里面竟有点酸溜溜的,不咸不淡地说道:“你当初是不是想让我加入中原公司?”

    韵真忽然觉得秦笑愚有着异常灵敏的嗅觉,琢磨着要不要把父亲的事情告诉他,因为,这件事情除了母亲之外,还真找不见一个可以商量的人,今天从山上回来之后,她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觉得父亲可能已经身处险境了。

    “难道你没有听他提起过?他举报谁?哪些官员……”

    韵真一听,有点恼羞成怒,伸手在秦笑愚的手臂上狠狠掐了一把,嗔怒道:“你就不能正经点?人家再跟你说正事呢……这么长时间没有他的消息,人家心里急死了,可又不能跟别人说……你……你还说这些风凉话……”

    “你怎么知道他是装的,难道是他亲口告诉你的……”秦笑愚似不信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意思?”韵真一看秦笑愚忽然神色突变,心里不禁也跟着紧张起来。

    “那些举报信都是一些什么内容?”韵真问道。

    秦笑愚点点头说道:“每个人的照片都有……其实,上面早就开始调查这些举报信举报的内容了,只是因为举报的人的职务或影响力太大,所以调查一直都是在秘密进行,后来又不同程度地受到干扰,所以调查断断续续,一直都没能得出一个结论……

    结果怎么样,我执行任务没有多长时间,给我安排任务的三个人中的一个就莫名其妙被调走了,剩下来的两个好像对这件事情并不是很热心,并且显然心怀各异……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替谁工作……最重要的是,南琴是我的搭档,就这样莫名其妙被人打死了,公安局竟然连一点说法都没有,你说我能不为自己的后路早早打算吗?我可不想像南琴那样死的不明不白……”

    不怕做错事,就怕站错队,如果自己现在就跟着储慧跑显然为时过早,看来赶紧把秦笑愚答应的那笔钱拿到手,先把储慧交代的差事敷衍过去,然后就退出来,这个时候自己应该静观情势的发展,作壁上观,甚至有必要现在孟桐那里悄悄签个到,为今后的父女相认留条后路。

    “孟桐?”

    秦笑愚摇摇头说道:“难说……既然他为了自己的安全装疯卖傻,可见他充分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处境……不过,我不太相信跟孟桐作对的只有你父亲,他一个人掀不起这么大的浪,真正推波助澜的应该是孟桐的政敌……我相信,孟桐这个人心狠手辣,如果把他逼急了,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我甚至怀疑,就凭你爸知道这么多,他能活到今天多半是你母亲的功劳……”

    韵真再次感到秦笑愚嗅觉的灵敏,如果再说下去,那点丑闻可能都要被他察觉了,这个话题还是趁早打住。

    “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既然这么有能耐,你就帮我把他找回来,他要是不听我的,我宁可把他关起来……”韵真愤愤地说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冤枉了?”秦笑愚不明所以。

    “我现在有权了,我可以让你重新回到银行当保安……”韵真神秘地说道,说完就忍不住一阵咯咯娇笑。

    “口说无凭,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秦笑愚一双眼睛在韵真身上溜来溜去。

    韵真对男人拙略的把戏不屑一顾,心里暗自好笑,不过,这家伙的克制自己的毅力还是让她很佩服,如果换做柳中原,可能早就把自己按倒在沙发上了。

    “哼,就怕你耍撒酒疯呢……”韵真红着脸嗔道,一边不自觉地端起酒杯浅浅地抿了一口7106>

    韵真瞥了男人一眼,幽幽说道:“笑愚,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可以……乱来的女人……”

    房间里一阵沉默,谁也没有说话,各自想着心事。良久,韵真打破沉默似自言自语地说道:“那个……吴媛媛……怎么样?”

    秦笑愚心中一阵躁动,似乎也没想到韵真会问得这么大胆,一时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憋了半天,才狠狠心,咬咬牙低声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看见你,一闻到你身上的味道,心里面就像有一团火在燃烧……”

    秦笑愚明知道韵真话中含有挑逗的意思,可就是无法确定她的真实意图,他很想把近在咫尺的女人一把拉到自己的怀里,可又怕她事到临头退缩,那样一来自己就会很没面子。不过,看她现在的样子,好像对自己也有点意思,也许可以进一步试探一下。

    秦笑愚搞不明白韵真这句话是在警示自己还是在吃吴媛媛的醋,按道理来说,她如果真的对自己有意思,吃醋就很正常,可总的来说,他认为韵真很可能会因为利害关系而跟自己逢场作戏,但绝不会认真,毕竟她说过“撒泡尿让自己照照”这种带点轻视甚至羞辱性的玩笑话。

    秦笑愚猜测吴媛媛一直都和吴世兵保持着联系,所以很多事情都瞒着她,不过,他还从来没有怀疑过吴媛媛跟王子同有什么关系。可听韵真这么一说,忽然就起了疑心。

    “她恨王子同……她不可能……”

    韵真惊讶地问道:“这是她亲口告诉你的?”

    秦笑愚一愣,疑惑道:“你什么意思?”

    秦笑愚半天没说话,如果韵真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么吴媛媛显然撒了慌,而这个谎言偏偏跟王子同有关,这就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目的就是为了掩盖她跟王子同的关系。可是,从自己跟吴媛媛关系的发展脉络来看,尽管速度快了一点,女孩的态度转变也有点令人起疑,可一切都是在非正常的情况下发生的,没有一点迹象显示王子同在这件事情里面起了什么作用。(绝对**:女行长的秘密..)--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