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真好像有意要给徐萍来个突然袭击,她并没有给她打电话,自己开着车就来了,到达和平南路支行的时候差不多正是吃午饭的时间,没想到徐萍还挺敬业,别人都去吃饭了,她还在办公室跟两个客户谈工作呢3825>

    韵真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徐萍了,见她一张小脸红扑扑的,还以为见到自己就情不自禁地兴奋了呢,心中竟也有点蠢蠢欲动,尽管那天晚上被柳中原弄得不知身在何处,可总觉得跟徐萍之间却另有一番韵味,所以,乍一见到她竟有点忍俊不禁,要不是听见办公室里有人,恨不得伸手在她的脸蛋上掐上一把。

    韵真也不管什么客人,推门就走进了里面的办公室,只见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沙发上,见到韵真进来,两个男人顿时就眼前一亮3824>

    韵真瞥眼打量了那个身材胖墩墩、满脸油光发亮的张总经理一眼,总觉得隐隐有点面熟,以为在什么饭局上见过,所以也没有在意,客气道:“原来是张总,我没有打扰你们吧……”

    韵真笑道:“张总,我可是没有打扰你们吃饭的意思,没办法,行里面下了一个紧急通知,我要抓紧时间像徐行长传达一下,今天这顿饭恐怕就吃不成了……”

    “就这么说定了……”张总说完就朝韵真点点头,带着随从往外走去,可走到半道又忽然回过头来,似恍然大悟地说道:“刘行长,我想起来了……怪不得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没想到……”

    男人张张嘴,再没说什么,怏怏地出去了。徐萍走过去关上门,一脸奇怪地盯着韵真问道:“姐,你认识他?在哪里见过?”

    “没听说过……怎么?他们小区有违约客户?”韵真敷衍道。

    “业主叫什么名字?”

    徐萍做贼似地凑近韵真低声道:“我让业务员去派出所了解了一下,这张身份证的主人早就死了,你猜猜,他跟谁有关系?”

    “慢着……”韵真摆摆手,沉思了一下才说道:“先别着急,我想……去那套屋子看看……”

    “那还用说?肯定是养小蜜的……”

    韵真缓缓摇摇头,低声道:“也许那套房子里藏着什么秘密呢……”

    徐萍撅着小嘴道:“那你去找什么?”

    韵真不想跟徐萍扯太多,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你那笔钱呢?”

    。”韵真见徐萍一脸守财奴的样子,心里就想笑。其实,她知道徐萍手里拿着这么一大笔钱根本就没什么用,不过是藏在那个角落里时不时看上一眼,算是做为身体受到摧残的补偿罢了。

    “商量什么呀,人家正想告诉你呢,那笔钱让他骗走了……”徐萍撅着嘴没好气地说道。

    徐萍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恨声道:“说是骗走的……其实是被敲诈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的小命就掌握在他的手里呢……他什么都知道,连钱数字都知道……”

    徐萍一脸委屈地说道:“他根本就是把人家骗到那个……破房子里的……他说最好别让你参与这件事,不然会给你带来麻烦呢……”

    韵真哼了一声,一伸手在徐萍的脑门上点了一下,骂道:“把你卖了还替他数钱呢……陈默的哥哥?他就这么大公无私?他们演双簧呢,你就信了,哼,他们分钱的时候难道还让你看见?”

    “他是替一个朋友问的……”

    如果他们真的是在追踪那笔钱的话,这些人很可能跟刘原或者古从林有关系,因为,汪峰的那个笔记本电脑上的账户只有吴世兵和刘原有可能是知情人,王子同应该不知道,当然,也有可能是刘蔓冬,毕竟,那台电脑最后是到了她的手上,但是刘蔓冬显然是刘原的同伙。

    韵真没好气地说道:“我哪知道?你不会动脑子想想,光是陈默小打小闹就搞了这么多,秦笑愚拿了多少那只有天知道了,不过,这家伙够黑的,吃着锅里还看着碗里,连你手上这点钱都不放过,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

    韵真沮丧地说道:“还商量个屁呀……你都被秦笑愚骗得就剩下内了……”

    徐萍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早知道是这样,就没必要把事情说的这么严重了,怎么说手里面还有个两千多万呢3822>

    “有把握吗?”

    徐萍一听,嗔道:“说什么利息?人家好歹也是支行的行长,这么点面子还没有啊,这件事就交给我了……”

    韵真哼了一声道:“你以为你办的都是好事啊,那台笔记本电脑的事情你办的就够恶心的了,谁不好找,偏偏就找了个贼……算了算了,过去的事情就别再提了……你倒是说说,秦笑愚现在都在搞些什么鬼名堂,他怎么突然就想起了你的钱……”

    韵真嗔道:“你杀了人家的亲兄弟,难道见了你还想你问好啊……哼,如果秦笑愚真的能够摆平这件事,你那笔钱花的还不算冤枉,就怕……”

    徐萍幽幽说道:“我总觉得,在这件事情上他不会骗我,你知道我爸生前对他可是仁至义尽,如果他昧着良心骗我,那他还是人吗?”

    黑帮?韵真没有急着分辨其中的真伪,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李军既然跟黑帮分子混在一起,那么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怪不得张淼对侄子的死一直忍气吞声呢,没想到姑侄两个全都跟黑帮有染。

    当然,并不是说黑帮分子就能随便杀,事实上,凡是杀死过黑帮成员的人最终都死的不明不白,他们虽然不受法律的制裁,可最终还是会死在黑帮的手里。

    韵真回过神来,意味深长地看了徐萍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他给你报了杀父之仇,你准备怎么回报人家啊,以前都时兴以身相许呢……你该不会已经跟他……”

    徐萍自然确信韵真的警告完全是为了她好,不过,她就是搞不明白她跟秦笑愚为什么为会闹得这么僵,以前他们之间可不是这样的,可也没有见他们有什么利害关系啊,怎么忽然就成了一对冤家似的,难道仅仅是为了那些账户里的钱?

    徐萍扭捏了半天,才含糊其辞地说道:“我总觉得……他知道的事情挺多……我的意思是,他好像知道你很多事情……”

    韵真总觉得徐萍双目闪烁,并没有说实话,心里就泛起了嘀咕,难道秦笑愚替她报了杀父之仇,这丫头真的想以身相许了?

    如果是后者,那正好是恰逢其时,自己不也正想跟他谈谈吗?应该马上趁热打铁,找个机会面他一面,一方面探探他的底细,另一方面把他稳住,防止他进一步走上自己的对立面。

    韵真本想趁机好好审问一下徐萍,看看她究竟是不是向自己隐瞒了什么,可看看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过一会儿她还要赶到北山度假村见储慧呢,干脆晚上再好好审审这小东西。

    韵真笑着捏了一下徐萍的脸蛋,临出门前凑到徐萍耳边低声道:“这次决不食言……我还真有点想你这个小东西了……”

    正因为还没有成为大众化的娱乐场所,所以整个北山度假村仍然保持着原有的清幽,一栋栋别墅的红墙绿瓦在茂密的热带植物中遮遮掩掩地透着些许神秘,没有人知道别墅的主人是谁,甚至搞不清楚这些别墅是不是有人居住,偶尔能够看见某栋别墅的阳台上有红男绿女的身影,不过也就惊鸿一瞥,还没有等你看清楚已经隐身于厚重的帷幕之后了。

    当时临海市委书记孟桐对这起有损临海市投资环境的恶性案件给予了高度重视,责成临海市公安局限期破案,可最终,案子算是破了,可就是没有抓到凶手,因为凶手早就逃之夭夭了,发到全国各地公安机关的通缉令直到现在还没有解除呢。

    韵真并不清楚这栋别墅属于什么性质,当初她以为是哪个和银行关系密切的有钱人借给省行使用的,后来还是吴世兵向她透露过,别墅实际上是省行名下的资产,用处当然是供省行的高层领导们在这里思考一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

    大门敞开着,韵真直接把车开进了院子,一眼就看见了储慧的那辆奥迪车已经停在那里了3820>

    这些小花也许能够给那个小姑娘些许安慰吧。

    “储行长正在等你呢……”老孙笑眯眯地站在门口盯着韵真,就像是在看着自己女儿似的。

    韵真赶紧摆摆手道:“算了,中午吃的晚了点,现在还不饿呢,还是先见过储行长再说吧。”

    韵真冲老孙点点头,然后走了进去。只见储慧戴着一副老花镜坐在一张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堆着一叠文件,那样子好像刚才一直在办公。

    韵真在沙发上坐定,环顾了一下房间,虽然上次在这里开过年回,后来还搞过一个小型聚餐,不过她可以肯定没有来过这个房间,这是一个小型的会客厅,里面的家具看上去很高档,不过她觉得跟自己别墅的那些红木家具相比还是差了一个档次,不用说,采购人员吃了回扣了。

    住在这里?韵真第一个反应是自己今天晚上看来是走不了了,不用说,要不了多久,自己的耳朵准会发烧,还不知道徐萍怎么埋怨自己呢。当官好是好,唯一不好的就是没有自由,无法脱离开既定的圈子享受平常人的快乐,当然,习惯就好了。

    韵真知道储慧是在问自己有关吴世兵失踪之后的善后处理情况,实际上也没什么好汇报的,因为她根本就没打算去触碰那些敏感问题,不过,她确信这个话题绝对不是今晚的主要话题,储慧也就是随便问问。

    虽然有关吴世兵失踪后的善后工作还没有结束,远远还没有到得出结论的时候,但也不是说一点问题都没有发现。按道理韵真这个时候不应该下结论,可储慧对她来说可不能算外人,再说,她也没有把今天的这次谈话上升到正式的汇报,基本上是跟一个关心自己的老领导聊聊天的感觉,所以,她并没有打算隐瞒什么。

    “结论是……”韵真开始谨慎起来,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道:“吴世兵通过信贷拿好处是肯定的,最严重的应该还是洗钱行为,不过,这就要牵扯到具体的企业,我可没有这个调查权限……”<br/>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