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笑愚见自己的几句话又惹得徐萍哭哭啼啼地转移了话题,竟然又扯到感情上面了,心中不禁一阵烦恼,心想,自己好歹也经历过三个女人,可就没有一个比她更难伺候的16828>

    记得徐召活着的时候她可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她是一个多么乖巧的女孩子,难道她这种性格的改变和徐召的死有关?她这个样子,让自己怎么开口再提那笔钱的事情嘛。

    以后不要再提被强暴的事情了,陈默都已经死了,地球上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你应该从那段阴影走出来,开始过正常的生活……

    秦笑愚说到一半,徐萍好像再也憋不住了,忽然一把掀开被子,一双美目梨花带雨地盯着男人娇嗔道,一张小脸红扑扑的,看的秦笑愚真想抱着她亲上一口。

    。

    徐萍听秦笑愚不仅提到了父亲,而且又说起了那笔钱,眼珠子一转,就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心想,这个坏蛋,转了半天又拐弯抹角地回到那笔钱上了,看来他今天是志在必得,如果自己拒绝他,后面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既然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见好就收吧,有些事情还有待观察,现在还不好直接下结论,且听听他的胃口有多大。

    徐萍心想,管你交给谁呢,反正我都算在你的头上,对了,为了预防他赖账,必须让他写一张收条,白纸黑字,看他还怎么抵赖。

    徐萍仰着头算了半天,这才说道:“我看在他是你战友的份上分给他二十万,不过,谁让他是陈默那个混蛋的哥哥呢,所以,作为对他的惩罚再减去十万,就给他十万块……怎么样?够意思吧。”

    徐萍哼了一声道:“你不是不要嘛……装得挺像……哼……你当然跟陈刚不一样,我给你……给你……”徐萍说着咬咬牙,朝着秦笑愚伸出一个巴掌摇晃了几下。

    秦笑愚心里长叹一口气,没想到徐萍给他和陈刚两个人的钱加起来还达不到自己预估的一个零头,原本他还觉得即便六个人分,起码一个人平均也有个几百万,再把自己这一份让给陈刚,勉强还算过得去,谁曾想这个守财奴居然只肯拿出六十万,这么大的缺口,连个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看来自己是一厢情愿了。

    徐萍一看秦笑愚一副失望的神情,就知道他对自己出的数字不满意,坐在那里等着他来讨价还价,可等了半天,只见他躺在那里两眼盯着天花板一声不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心里反而有点忐忑起来。

    徐萍听出了男人的潜台词,言外之意两个人今后就是互不相干的陌生人了,这是她目前不愿意看到的结局,在陈默的案子了结之前,她不可能和秦笑愚分道扬镳,不然今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秦笑愚身子一僵,身上那个香气逼人的娇躯让他无所适从,本能地伸手想把她推开,可女孩双手缠着他的脖子,一张小嘴哼哼唧唧地贴在他的耳朵上,阵阵芳香熏得他心中痒酥酥的,哪里还舍得推开16826>

    我也没有说让你把钱全部拿出来,可最少也要拿出一半吧……我最后劝你一句,别因为这点钱把自己毁了,你年纪轻轻的,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秦笑愚被徐萍痴缠的心中乱成了一团麻,觉得她心里的委屈也有情可原,那天晚上对她来说肯定是这辈子无法忘怀的噩梦,也许只有手里这笔钱才能给她一点安慰,现在自己忽然平白无故要拿走一半,让她心里怎么平衡?

    秦笑愚一时就顾不上说钱的事情了,心想,既然徐萍自己愿意,如果再推辞恐怕会伤了她的自尊心,再说,治她这毛病还只有自己最合适,别的男人她肯定无法接受,就权当是替她做个康复治疗吧。

    徐萍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笑愚一翻身压在了下面,两个人正滚成一团,忽然听见秦笑愚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哪个没眼色的,竟然不早不晚恰好在这个时候打来了电话。

    秦笑愚恋恋不舍地坐起身来,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一看,没想到竟是陈刚打来的,一想到自己还没有完成对他的承诺,心中的浴火稍稍平息了一点,低声道:“喂……刚子,等一会儿我打给你……”

    “萍萍……快起来……有人来了……”秦笑愚扔下电话,抓住自己的裤子就穿起来,一边压低声音冲床上的徐萍说道。

    秦笑愚刚刚来到外面,只听哐当一声,房门就被一脚踢开了,黑暗中只见陈刚肩膀上好像扛着一个什么东西闯了进来,嘴里还呼哧呼哧直喘气。

    “妈的,今天碰巧了……干脆就把她弄来了……把她放在哪里……”陈刚扛着个麻袋转着身子找地方,随即就看见里屋亮着灯,自顾径直走了进去。

    徐萍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掩着衣襟,张着嘴呆呆地看看陈刚,然后有看看那个麻袋,显然她听见了里面传来的声音。

    “哦,刚子弄来一条狗……他想吃狗肉呢……”秦笑愚极力掩饰道16825>

    “你们……你们……”徐萍眼神中露出恐惧的神情,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要不是两条腿软的差点瘫在地上,早就逃之夭夭了。

    “刚子,她就是……你弟弟以前的女朋友……”秦笑愚故作轻松地说道。

    秦笑愚一把抓住徐萍的手,似笑非笑地盯着她说道:“萍萍,既然大家碰上了就好好谈谈……这么晚了,今晚就别走了……”

    徐萍嘴里一声惊呼,吓得藏在秦笑愚的身后,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腰,哭泣道:“哥……救我……人家可是你的女人呀……”

    “你闪开……那笔钱我不要了……今天我要为陈默讨回公道……”陈刚一闪念之间失去了理性,嘴里说着话,猛地往前跨上一步,一条粗壮的手臂就来拉扯秦笑愚,另一只手就来抓徐萍。

    陈刚打出一章之后稍稍愣了一下,可随即嘴里就狂吼一声再次扑上来,不过这次比较清醒,没有再对秦笑愚动手动脚,只想抓住他把他拉开,以便他无法保护身后的女人。

    陈刚似乎清醒了一点,明白自己根本不是秦笑愚的对手,如果他想保护这个女孩,自己今天可能连她的衣角也碰不上,心中一阵沮丧,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胀红着脸吼道:“你……她……我弟弟的女朋友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你说……”

    “治病?治什么病?”陈刚瞪着眼睛问道。

    “你让她给我说明白……为什么杀我弟弟……”陈刚嘴里嘀咕着,爬起身来一屁股坐在一把椅子里,颤抖着手点上一支烟,一双眼睛死盯着徐萍不放。

    。

    “你不是怀疑我骗你的钱吗?现在知道害怕了?俗话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是命也不想尝,债也不想还……这世上能有这么好的事情吗?今天既然你们碰上了,就自己把话说清楚吧,我也不想当个中间人被你误解……”

    我在她父亲面前发过誓,答应照顾她,所以,我不能看着你伤害她……再说,就算她要承担法律责任,那也应该是公安局的事情,你没有权力惩罚她……

    其实,上次通过秦笑愚做了工作之后,陈刚基本上已经想通了,刚才只不过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所以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冲动,现在冷静下来想想,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

    徐萍听了刚才秦笑愚的话,心里面惭愧的要死,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冤枉了他,很显然,他是真心在为自己开脱,一双手忍不住就搂紧了他的胳膊,也不管陈刚坐在那里。

    徐萍一听,抬头看着秦笑愚,眼神中似有无限的温柔,幽幽说道:“哥,给多少还不是你一句话,人家听你的还不行嘛……只是多少要给人家留一点吧……”

    “那就……五百万吧……”徐萍权衡了半天,终于下了决心。

    徐萍马上意识到自己失算了,可已经说出的话已经收不回来,只好幽怨地瞪了秦笑愚一眼,恨声道:“你要学雷锋是你自己的事情……哼,今后休想再让人家给你钱……”

    秦笑愚怎么不知道徐萍那点小心眼?不过,他也不在乎,她还总不至于把自己的收条拿出去到处宣传吧,好歹一桩心事落了地,只是过程远比自己想象的复杂,看来这丫头还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怪不得韵真会破格提拔她当行长呢,在某种程度上,两个女人有着很多共同的特质16823>

    “笑愚……这么多钱我……我……只拿一半好了,另一半归你……”

    秦笑愚对陈刚的表现和满意,点上一支烟,一挥手说道:“我一分钱都不要,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刚子,一千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你倒是好好想想这笔钱该怎么处理,你应该明白,这笔钱可见不得阳光啊。”

    秦笑愚皱皱眉头,也觉得把这么一大笔钱藏在地窖里不安全,且不要说有被人偷去的危险,即便是老鼠潮气也有可能毁了这笔钱。正好听见徐萍偷笑,忍不住说道:“萍萍,你在银行工作这么久了,有经验,你就给他出出主意,看看这笔钱怎么处理好?”

    总之,化整为零就可以了,你要是觉得用自己的名字不安全,也可以用其他的人名字开账户,前提是你必须绝对信任这个人……”

    三个人刚刚还心怀各异,此刻却好像变成了一家人,只是陈刚的最后一句话说的徐萍和秦笑愚一阵尴尬,尤其是徐萍,在解除了对男人的误解之后,又恢复了对男人的旧情,想着刚才两个人在床上的痴狂,忍不住羞红了连,娇嗔道:“谁稀罕他……”嘴里这样说着,一个身子却肆无忌惮地紧贴在男人的怀里,那模样俨然是一对情投意合的恋人。

    “哥……你们……你们到底在干什么?那个麻袋里面……”徐萍现在不是想着逃走了,而是充满了好奇,想弄清楚两个人究竟在干着什么勾当。

    徐萍知道自己已经没法选择的余地了,就像一个打湿了鞋的人,除了光脚已经没有别的办法,这就是所谓的下水了,加上秦笑愚脸上那副毫无表情的模样让她不得不做出一个识时务的决定。

    几个人悄悄走进了卧室,麻袋里的人分明感到有人走进来了,马上停止了挣扎,不过明显可以看到身体因为恐惧而不停地颤抖,急促的喘息声就像是一只被困住的野兽。<br/>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