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 不堪回首的往事
    祁红淡淡一笑道:“我一说你就猜到是谁了吧?”

    。..大概是一年之后吧,我就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你爸爸……”

    “因为和你爸爸刚认识……”祁红继续说道:“所以,每次他约我出去的时候,我总是叫上顾南亚,就这样她和你爸爸也成了熟人。”

    韵真笑道:“妈,我爸年轻的时候一定是帅哥,那时候你心里肯定是爱他的吧……”

    祁红瞪了女儿一眼,嗔道:“你懂什么?那个时候虽然上大学学不到什么东西,可却是一种政治资本,只要有了这个资本,就可以成为一名国家干部,马上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前途……

    祁红哼了一声说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什么时代都一样,这跟价值观没有关系。年轻人寻求个人的发展和现在整个社会的私欲膨胀、道德低下是两码事……再说,谁不想为国家做更大的贡献呀,反正当时厂里面有资格推荐的年轻人有五个,最后经过厂领导全面考察,决定在我和顾南亚两个人之中选一个……”

    “我当时正和你爸谈恋爱……也许在恋爱中的女人真的智商有问题,虽然心里面也非常渴望自己能够得到推荐,可却没有去积极争取,还天真地以为自己很有希望呢,因为和顾南亚相比,我觉得自己以往各方面的表现都比顾南亚要突出,并且我当时刚刚当上了生产小组的组长,还是先进个人,怎么说这个机会应该属于我……”

    “妈,难道你当时真的没有想到这个问题?”韵真惊讶地问道。

    。

    “你知道什么结果?”

    “哦,妈,你快说说,她用了什么高明的手段?”韵真被吊起了好奇心,摇着母亲的手臂催促道。

    祁红白了女儿一眼嗔道:“你别把你妈想的那么卑鄙,我之所以心中忐忑不是因为想和她争什么,其实我觉得我们之间根本就不用争,因为我当时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个名额非我莫属,只是我很了解顾南亚的性格,她是那种很要强的女人,怕她太伤心,所以心里面总有点过意不去,甚至觉得好像亏欠了她什么似的……”

    “哦,我明白了,你这是在同情弱者……因为你一向都认为自己比别人强,不然,你也不会这么肯定那个名额一定会落到自己的头上……”韵真点点头说道。

    祁红哼了一声道:“我当时心里面还是有点怕……你爸总是趁着没人的时候动手动脚的……哼,其实现在想想,你爸当时好像挺喜欢我叫上她的……那时候也没有电话,好在她的宿舍理我不远,于是我就跑去叫她,没想到碰见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我们那个厂很大,有很多职工互相都不认识,我当时还以为那个年轻人是本厂的一个工人呢,不过,我悄悄观察了一下那个男人,看上去很老实,可相貌确实不敢恭维,可一想,顾南亚也就是刚接触,最终同意不同意还不一定呢,也许是哪个亲戚朋友介绍的,她只是抹不开面子而已,或者那个男人身上确实有什么过人之处吸引了她……

    祁红脸上一红,嗔道:“什么机会?我们那个时候哪像现在的年轻人,一点贞操观念都没有,刚见面就可以乱来……我们那时候刚开始的时候能拉拉手都不错了,就算关系发展到一定程度,最多也就是搂搂抱抱,不到结婚是绝对不能发生关系的……”

    “后来的事情有点扑朔迷离,我当时确实没能想明白……就在最后谜底揭晓前的两个月,我被莫名其妙地调到了厂办做宣传工作,理由是我在厂报发表过的几篇小报道,当然,如果不是为了那个上大学的名额,这个可是一个美差,起码算得上是一个脱产干部了。只是当时我不清楚,工农兵大学生的基本条件就是要体现工农兵这三个字,你说我一个宣传干事,既然脱产了,那也就不在工人的行列了,可那时候我怎么能搞得清楚这种政策的深层解释呢。”

    “可……可这里面究竟有什么隐秘呢?”韵真一脸迷惑地问道。

    祁红缓缓说道:“这件事情我也是在很久之后才明白了其中的真相,不过……这件事对我打击确实很大,我记得宣布顾南亚中选的消息之后,我差点忍不住哭了,而她却还假惺惺地跑来安慰我,尽管我当时不了解真相,可一看见她忍不住流露出来的胜利者的姿态,即便是好朋友,心里面还是很不舒服……我甚至都不想见到她,那天晚上,你爸他……趁着我最虚弱的时候,连哄带骗地把我……”

    只是她不明白一个道理,正如鲁迅说的那样,捣鬼有效有术,然而有限,古之靠此成大业者未之尝闻……

    “哎呀,妈,你就别自吹自擂了,顾南亚到底怎么拿到那个名额的?她怎么捣鬼了?”韵真焦急地问道。

    “就是我在他的宿舍看见的那个相貌平平的年轻男人……”祁红盯着韵真看了一会儿,继续问道:“你知道那个年轻男人是谁吗?”

    “啊……原来……她是……”韵真恍然大悟。

    韵真呆呆地愣了一会儿,疑惑地问道:“妈,这些事情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她后来做生意发大财了,你应该也听说过她,她现在的名字叫刘蔓冬……”

    韵真茫然地摇摇头,不过,她似乎能够慢慢把这段历史串联起来了。

    “那个……那个邓书记呢?”韵真问道。

    “这就不清楚了,反正我只知道你爸后来和她勾搭上了……也许,在工厂那会儿两个人就眉来眼去了,只不过一直没机会,他应该是后来我们恢复来往之后和她勾搭上的……”祁红愤愤不平地说道6395>

    祁红嗔道:“我不是一直受她蒙蔽吗?后来我自己的事业发展顺风顺水,所以当年没有上大学的遗憾也就渐渐淡了。

    “妈,你也够糊涂的,怎么自己生的孩子连哪个男人给你种上的都搞不清楚?”韵真埋怨道。

    韵真嘴里啧啧有声,叹口气道:“妈,你英明一世,可在和顾南亚的关系上算是栽到家了,其实,女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羡慕嫉妒恨,你看我和明玉关系不错吧,可我就知道,其实她内心里一直都很嫉妒我,所以,虽然是好朋友,我还是防着她几分……好在她现在也混得不错,还不至于给我使坏……”

    祁红哼了一声道:“我当然知道……我和她走的这么近,难道还不知道她穿什么牌子的内?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她这个人有个怪癖,喜欢在上面绣上自己的名字,你不信捡起来看看,上面都绣着一个‘亚’字。

    “妈,你也别心里不平衡了,我看你们两个半斤八两,谁也别再埋怨谁,他生了一个私生子,你不是也有我这么一个私生女吗?你们算是打了一个平手。

    韵真笑道:“妈,我爸又不是小孩子,他可是个有主见的人,谁能唆使得了他?还不是你做的太过分,受刺激了,跑出去静静心。”

    “妈,你说我爸是被你们……刺激醒过来的,还是一直都在装痴呆?”韵真忽然问道。

    祁红胀红了脸,呸了一口,愤愤道:“他有什么资格考验我?他有本事怎么不装死?他要是个男人就当面来跟我谈这件事,他开得了口吗?他有脸来跟我说这些事情吗?哼,如果是家里的纠纷也就罢了,如果他敢和顾南亚那个变态女人串通一气,我再不会对他客气……”

    祁红焦急地掐了女儿一把,低声道:“你知道什么?如果他真是一个人藏在哪里,我就不着急了,可一想到他可能跟顾南亚在一起,心里就不踏实,你可不知道,顾南亚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她可能知道你爸手里有钱……”

    “妈,你在说什么?你的意思我爸……他搞贪污**?”韵真吃惊地问道。在她的心目中,父亲一直是跟吴世兵刘源站在对立面的,王子同虽然和吴世兵有染,可她相信父亲并不了解详情,可母亲话里的意思,分明是说父亲跟这几个人有着某种联系,这找那本么能让她不吃惊?

    “妈,你的意思,他……孟桐也有问题?”韵真低声问道。

    “当然有人……你那个老师,李毅……你可能并不了解他,他虽然表面上只是一个金融学家,可他是现任几个中央首长的导师,孟桐也曾经是他的学生,所以,说起来,孟桐和那些首长同出一门,你说有没有关系?”

    “哼,你以为谁都知道这些关系?我也是不久前才听说……”

    韵真听了母亲的话,不禁有点泄气,想想自己绞尽脑汁往行长的宝座上爬,可在母亲的眼里,这个行长也不过是一个小角色,在自己亲爹的眼中就更无足轻重了。

    所以,他们就让我这个没有倾向性的而又有着学术背景的人出面打理银行事务,至于最终能不能让我当行长,根本就不是我自己能左右的,完全取决于高层的博弈结果……

    “是吗?难得你觉悟了……好啊,我支持你,你明天就去辞职,虽然你那个位置下面都是刺,可眼巴巴等着的大有人在呢……”祁红斜睨着女儿故意说道:

    我听刘源说,是你执意让柳中原担任董事长的,我就奇怪了,他一个混混,你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位置让给他呢,冰冰也比他强啊……

    祁红低声道:“你可不要做得太过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刘源?上次在省政协碰见他,我抚慰了他几句,最近他刚刚当上市里面那个开发项目指挥部的副总指挥,没时间和你计较,不过,那笔钱的事情他是不会罢休的……

    祁红脸上一红,怏怏道:“此一时彼一时……谁知道吴世兵会出事……对了,真真,你的个人事情究竟要我说多少遍,难道你准备打一辈子光棍?”

    祁红伸手在女儿的脑门上点了一下骂道:“我和你爸怎么样和你没关系,那是历史造成的……就算是千金公主也能找到合适的丈夫,难道你就金贵的没一个配得上你的男人?”

    韵真沉吟了一下,色迷迷地盯着母亲娇声道:“妈,我的要求也不高,就三个条件,你见过柳中原吧?”

    祁红松了一口气,不屑道:“奶油小生,也就一张小白脸,有什么稀罕的?”

    韵真盯着母亲说道:“要像刘源一样有钱……”

    哼,你对别人就是马克思主义,对自己就是自由主义,你思想境界这么高,当年怎么就偏偏爱上了我爸?不用说,一,我爸长得帅……第二,那个年代不看钱,看前途,你肯定是看中了我爸的发展前景,我的要求就算不比你高,也不能比你低吧……”

    韵真忽然心中一动,一个念头顿时闪过脑际,忍不住就想给秦笑愚找点事情做做,于是脱口说道:“妈,你最近见过秦笑愚吗?”

    “他那种人做事比较踏实,只要脑子灵光点,赚点钱也不稀奇……”

    走出母亲的房间,韵真站在黑暗中沉思了一阵,想起上次给徐萍出的那个主意以及产生的严重后果,忽然就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

    <br/>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