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笑愚几乎一夜未睡,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带着刘蔓冬返回城里14262>

    而秦笑愚虽然也很疲惫,可怎么也睡不着,刘蔓冬讲的那些官场奇闻以及盘根错节的人际关系让他目瞪口呆,他这才发现,一直以来,自己其实处于一团迷雾之中,根本就没有找对过方向。

    不过,事情也并不是这么容易,首先南琴的护照就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在办理的过程中很可能会引起有关部门的主意,甚至公安局八处可能已经做了某些部署,很显然,吴世兵、吴媛媛、南琴这几个人不可能通过正常渠道出去,尽管刘蔓冬有自己的隐秘通道,但是,即便到了国外,也不能整天东躲西藏的过日子,所以,必须要想办法偷偷把南琴的护照办出来。

    他必须为那笔钱的安全负责,这笔钱不仅仅是南琴在国外度过下半生保障,同时也关系到他自己今后的退路,说实在的,在听完刘蔓冬描述的十几年来临海市**的官场之后,他一点都高尚不起来,觉得自己过去的一些想法很幼稚,倒是南琴比自己站得高看得远,不然,按照自己想想法,早就把那笔钱交给丁处长了,最终可能连个安身立命之所都没有。

    可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他还以为是邹琳打来的,结果一看对方打的是自己的一个特定号码,虽然对方的手机号码很陌生,可他也知道打电话的人是谁。

    “该不会是叫你去杀人吧。”秦笑愚皱皱眉头说道。

    “千真万确。奇怪的是老板好像并不认识那个人……我都有点糊涂了……他说事成之后给我五十万,然后我就自由了……”陈刚有点气喘吁吁地说道。

    。

    “医生?”

    “省委书记的千金……前天晚上他去了一趟省委招待所,见过谁不知道……对了,他现在正在酒店和省政协主席吃饭呢……”

    “你去杀人,我去救人……咱们给老板唱个双簧……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到时候好好研究一下……”

    秦笑愚一听陈刚提到陈默的案子,心里一阵发虚,赶紧挂掉了手机,坐在那里怔怔的发愣,徐萍的影子又浮现在脑海里,犹豫着要不要给她打电话,也许,她会把自己说的事情告诉韵真呢,虽然徐萍摸不清自己的意图,可韵真要是知道自己打听往国外转钱的途径,马上就明白自己拿走了那些账户上的钱。只是不清楚她会有什么反应,该不会马上去公安局告发自己吧。

    “哥,你在哪里……你快来帮帮人家……”徐萍哭哭啼啼地说道。那一声哥叫得秦笑愚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是她的亲哥。不过,他心里忍不住一阵紧张,因为徐萍身上可是背着命案呢,难到……

    “敲诈你,谁啊,为什么敲诈你……”秦笑愚马上意识到事情复杂了。

    “在家。”

    “你等着……”

    “谁……怎么可能……谁看见你……”秦笑愚点上一支烟,坐在沙发上说道。

    “李军……就是以前给刘行长开车的司机,你还急的他吧。”徐萍仰着脸可怜兮兮地说道。

    “他究竟怎么说?他想干什么?”秦笑愚问道。

    徐萍脸一红,摇着男人的手臂娇声道:“是……副行长……支行的,还没有任命呢,不过就这几天就下来了……”

    “这么说,他很有可能是在诈你……”

    “我怎么知道……我总觉得他暗地里一直在调查这件事……因为上次警察找我的事情他也知道……”

    秦笑愚觉得手臂随着徐萍的摇晃不断蹭着她的胸,不禁在心里面掂量了一下,觉得徐萍的一对和吴媛媛有得一比,这样想着,一双眼睛不由自主地朝着那里看过去14260>

    秦笑愚也有点不好意思,抽出手臂,双手枕在脑后,舒展了身子,不慌不忙地说道:“公安局不会因为你那天从那套公寓里出来就抓你,从那套公寓里出来的人多了,据我所知,目前他们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过,李军这小子必须教训他一下,不然他可能会没完没了……你再坚持一段时间,要不了多久,陈默的案子就可以结案了……”

    徐萍一颗心顿时就活泼起来,脸上阴霾也散去了,一双美目水汪汪地盯着男人看了一阵,忽然伸过脑袋在秦笑愚脸上亲了一口,娇羞地说道:“哥,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到时候……到时候人家好好感谢你……”

    秦笑愚明白徐萍的意思,她这话说出来似乎有一种幽怨的味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三心二意,如果当初自己能够接受她的爱意,她也许就不会被陈默强暴并且成为一个杀人凶手了。..

    “他约你几点钟去见他?”

    “不答应怎么办?如果你不帮人家想想办法,只好任他欺负了……”徐萍撅着小嘴嘟囔道。

    “你想让我怎么办?去揍他一顿?”秦笑愚试探道。

    徐萍一阵心虚,红着脸嗔道:“当然告诉她了,她能有什么办法?她是行里面的领导,最多私下劝劝他,还不能把事情说透,不然有可能会牵连上她呢……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她马上就要当行长了……一把手……”

    秦笑愚挪挪身子,哼哼道:“坐起来……就算我是你亲哥也不能这么没分寸吧,感情你压根就没把我当男人呢14259>

    秦笑愚顿时为之气结,一低头看见徐萍扑在自己身上暗自偷笑,忽然恶狠狠地一把抬起她的脑袋,不由分说在那张小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训斥道:“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呢……记住,以后和男人保持点距离……当初如果不是你自己态度不明,怎么会被陈默带到公寓去……”

    徐萍一听秦笑愚说自己是个漂亮的女孩,并且对自己想入非非,心里面顿时好受多了,趴在那里哼哼道:“你……把人家看成什么人了……除了和你……这样以外,你还看见人家和哪个男人这样了……哼……那天晚上,要不是你对人家那么无情,怎么会被陈默……钻了空子……都是你的错……都赖你……”

    而自己就不同了,直接在感情上刺激了她,以至于让她产生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那天晚上自己如果能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或者马上就出去找她的话,后来的事情就很可能不会发生,这么说来,好像徐萍的不幸自己必须承担完全的责任。

    秦笑愚一听,疑惑地盯着女孩惊讶地问道:“当不成女人?你什么意思……”

    “萍萍……要不,你去医院做个检查……”秦笑愚怯生生地建议道。

    “怎么办?你赔人家……”徐萍腻在男人身上哼哼道。

    “哪里痛?”秦笑愚疑惑地问道。

    徐萍感觉到了男人身体的变化,嘴里哼哼唧唧地把他缠得更紧,一张小嘴几乎贴着他的耳朵颤声道:“哥,人家现在只能接受你……要不……你来要人家……看看能不能……”

    秦笑愚一把抓住了徐晴的手阻止道““萍萍……你等等……你听我说……”

    。

    秦笑愚现在居然成了老师,一伸手就抱住了女孩,试图再尝试一次。可是不管怎么努力,就是不得其门而入。

    “哥……我不行了……连你都不行……别的男人就更不行了……我可能再也做不了正常的女人了……”

    徐萍感到一阵沮丧,疼痛让她的热情马上消退了,恨声道:“我不管……你要负责……哼……讨厌死了……”

    秦笑愚奇怪道:“她毕竟结过婚,怎么不了解男人?”

    徐萍惊呼一声道:“啊,我不去……你想让人家死呢……”

    说完,仰起头来微微翕动着小嘴向男人索吻,秦笑愚毫不客气地凑上去,一时两个人抱在一起亲了好一阵才分开来。

    秦笑愚心想,这丫头巴不得自己杀了李军她才安心呢,看来,除了自己之外,她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有仇。

    秦笑愚点点头,犹豫了一阵,问道:“我有个朋友想通过银行往国外转点钱,你那里能不能办?”

    徐萍笑道:“这么客气干什么?既然是你的朋友尽管来找我,我在中国银行也有朋友,那边转起来更方便……”

    “妈,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徐萍臊得一双眼睛不敢看母亲。

    “啊,萍萍,你怎么还和他来往……我告诉你,那家伙可不是东西了……”王卉端起一杯水咕嘟咕嘟喝了几口,这才盯着女儿继续说道:“我昨天去你姨家里……你猜我在那里看见了谁……”

    “啊,他……去那里干什么?”

    “没有……我本来是想去那栋房子的地下室看看那些……箱子……刚好看见他从屋子里出来,我马上就藏起来了……所以今天一大早就往回赶……”

    徐萍半天没有出声,过了一阵才说道:“先不管这么多,明天我们就去把那笔钱取回来,不能再放在那里了……”

    王卉摇摇头,说道:“谁知道,那边租房子又不看身份证……不过,肯定是城里人……萍萍,你说这个秦笑愚究竟是干什么的,我总觉得他这人透着一股神秘,你今后离他远点啊……”

    “妈,明天你就不要去了,我自己去就行……”

    “我又不是傻瓜……萍萍,你老是告诉我,这笔钱是不是和你们刘行长也有关系?”

    不过,韵真并没有因此在周伟民面前有丝毫的掉以轻心,因为她心里清楚,周伟民在总行一直主管人事,并不擅长银行的业务,他这次作为代行长履新,也许不会过多关注银行的事务,但是他很可能负有另外一项职责,那就是考察自己或者另一个竞争对手,他最终对自己做出的评价很可能会对分行行长最终的任命起到决定性作用。

    “周行长,我没等你召唤就自己来了,有几项工作必须要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呢。”韵真一进门就直奔主题。

    心想,如果他真是上面派来考察自己的,光凭着第一印象应该给自己加几分吧。可也不一定,美貌是一把双刃剑,在男人面前运用的好的话,自然能满足他们的虚伪心理,可如果运用不好的话反而会遭致抗拒,男人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即便是一个天仙一样的美人,一旦引起他的妒忌,马上就可以被他们说成魔鬼呢。好在这个老家伙马上就要退休了,最多也就想想罢了,还不至于对自己用上潜规则。

    韵真笑道:“周行长怎么这么谦虚啊,最没出息的人能在这个时候派到分行担任一把手吗?这可是临危受命啊14256>

    周伟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把淡蓝色的烟雾缓缓喷出来,这才继续说道:“韵真,你父亲的病情怎么样?上次只是去医院看过他一次,后来一直想抽空去你家看看,可就怕影响他的静养,现在有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

    韵真一听,顿时就有点哭笑不得,真恨不得冲上前去把他从行长的位置上拽下来,自己坐上去。哼,要么是伪君子,要么就是典型的政客,看来今天别想从他这里听到一句关于吴世兵案子的表态。

    哼,既然这样,自己何必要去冒这个风险呢,打哈哈谁不会?看来在上面没有定调之前,自己也要学学周伟民打哈哈的本领,下午的会议应该就是一个打哈哈的会议,自己作为组长一打哈哈,下面那些组员玲珑剔透,马上就会明白自己的意思。

    韵真皱皱眉头说道:“是这样的,和平南路的案子您一定也听说了,我在那边的工作刚刚有点起色,现在我突然又被调回了分行,所以那边的人事安排必须马上作出调整,支行每天的业务量很大,我担心受到影响……”

    “我以前的一个秘书,叫徐萍,她是科班出身,在分行工作了几年,又在和平南路支行信贷科当过一段时间……科长……业务上没什么大问题,并且也熟悉支行的情况,我的意思是……”

    周伟民摆摆手,没有说话,一只手摸索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几片药,一扬脖子就扔进了嘴里,然后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咕嘟一口吞了下去。长长出了一口气。

    趁着周伟民喘息的空档,韵真一张脸就红了,后悔自己不该感情用事,不由的低下头,准备接受新任上司的批评。

    周伟民见韵真一副愕然的神情,又是哈哈一笑道:“韵真啊,还有一件事你必须明白,你是助理行长,而不是行长助理,我刚来,对分行的情况一点不熟悉,行里面的日常事务,你就和张淼商量着办吧,我和总行的领导一样,相信你的能力……”

    。

    “吆,韵真,见过新行长了?”张淼笑眯眯地问道。

    韵真笑道:“应该的……光是最近这点时间行里面来来往往的领导和有关部门的人就够你们接待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那块料?我看李军做事踏实,有脑子,给我开了两年车从来没有出过错……听说他还自学了全部的金融课程,又肯学习,好好培养一下,狂来说不定是银行系统的骨干呢。”

    “不过,张行长,有件事我必须对你说一下,你可能不知道……我也是刚刚听徐萍告诉我,你知道,徐萍已经有男朋友了,可李军好像也喜欢上她了。

    韵真稍稍犹豫了一下,似不经意地说道:“年轻人的事情我也懒得过问,听说就是以前咱们行的那个保安……她父亲生前很喜欢他,所以两个人就……哎,不说了,忙你的吧……”

    “千真万确……”

    “我下午还有一个会……没时间啊……”

    “好吧好吧,哎呀,不行不行,我怎么糊涂了,那屋子里的两个女人,其中有一个肯定是吴媛媛,她可是认识我们……”

    “哎呀,姐,人家在银行工作,别说几千万,几十亿也有办法藏起来,你就别操心了,你可别忘了,这可是咱们两的私房钱啊……对了,姐,今天秦大哥还让我帮忙往国外转钱呢……”

    韵真咬咬牙,沉声说道:“你先给你姨妈打个电话,就说明天是周末,想到乡下玩一天……你等我的电话……”<br/>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