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韵真来说这是极为不寻常的一天,用一句眼下流行的话来说,这一天对她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11761>

    韵真这样想着的时候,耳边马上就响起了母亲祁红的警告:目前千万不能去找他。其实,韵真多少明白母亲为什么苦口婆心不让自己去认亲爹。

    如果这个时候自己眼巴巴地跑去认爹,岂不是往他脸上抹黑?且不说有自己这么一个私生女会产生什么影响,起码有人会借这件事情兴风作浪,这可是那些政治家的大忌。

    一想起柳中原,韵真倒是马上有所清醒,明白这个时候可不是坐在办公室想入非非、怨天尤人的时候,自己还有很多该做的事情没有做呢,这些事情就算是自己的亲爹也帮不上忙。

    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趁着刘源忙着救火,中原公司的那笔钱暂时是没人催了,只是便宜了柳中原那个下……狗东西,不然刘源在自己这里撒不了气,非扒他的皮不可,也不知道这家伙现在躲在哪里,也许还在北山别墅跟他的假奶奶卢凤仙撒娇吧,他可终于找到一颗乘凉的大树了,只是自己到现在还七上八下的没个着落。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王子同不是东西,韵冰毕竟年轻,在部队都待傻了,哪有什么社会经验?怎么能分辨得出王子同是人是鬼,再加上以前就被王子同的哄得搂搂抱抱,甚至亲嘴摸奶,走到这一步也在所难免,如果真要怪,那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不该把自己和那个混蛋在床上的事情告诉她。韵冰是个软心肠的人,如果王子同在他面前抹两把眼泪,她还不母爱泛滥?

    “姐……你晚上有空吗?”韵冰显然有点受宠若惊,嘴里叫声“姐”,马上就有点哽咽。

    韵真一阵犹豫,她原本是想早点回家把今天的事情和母亲仔细谈谈,然后还想躺在床上给李毅打个电话,毕竟,撇开自己那个亲爹,只有这两个人算是有点分量的高参。

    “那太好了……今晚我请客,就在海德酒店,2066包房……我等你啊……”韵冰兴奋地说道。

    “哼,我一猜就是这样……”徐萍不高兴地说道。

    韵真犹豫再三,还是提前离开了办公室,在距离银行大楼两条街的一家美容院里把自己收拾了一下,这家美容院的人她已经很熟悉了,以前和明玉也经常来,一想起明玉马上就要去台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和她一起来这里美容,心里竟有点伤感起来。尽管美容师为她精心装扮了一番,可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总觉得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一位服务小姐引领者韵真来到2066号包间,门还没有打开,韵真就隐隐听见里面传来一阵说笑声,她一边猜测着韵冰会请谁和自己一块吃晚饭,一边就走了进去,一转过走道她一下就愣在了那里。

    “好啊,韵真……你口口声声银行有事,没想到……哼……你怎么解释……”明玉挺着个大肚子马上开始发难。

    韵真一愣,惊讶地问道:“你说什么,你这是在哪里听来的?”

    可是,不对呀。韵真把桌子上的每个人扫了一眼,忽然心里就开始骂起妹妹韵冰了。看这情形,这死丫头把这几个人纠集在一起,该不会是为了庆贺自己的高升吧。

    韵冰一撇嘴,委屈地说道:“什么呀,你当行长的事情,刘总坐在这里才说的……人家今天是……对了,姐,难道你真的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啦?”

    只听明玉夸张地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冲韵冰说道:“冰冰,看来咱们拍马屁拍到扭屁股上面了,人家压根就不领情啊……”

    上次,在韵冰的婚礼上,当时心情激动的妹妹为了表达姐妹之情,就是这样狠狠地亲吻了韵真,而今天,韵真把这个吻又还给了妹妹。

    那边明玉不愿意了,娇嗔道:“好啊,感情只有妹妹是真心……我们都是陪衬啊……”

    “你放在肚子里让人家怎么关心啊……”韵真边走回座位,边笑道11759>

    “没想到他们把你这个大忙人也拉过来了……既然来了,今天你就和中原好好喝两杯,我呢,虽然不会喝酒,可为了感谢大家的热情,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了……”韵真似乎有意让自己表现的轻松一点。

    “笑愚,你在派出所当警察,掐着指头算算也就这么几天时间,怎么就落下了职业病呢,好像总对人家的**感兴趣啊……对了,你没有和明熙一起来吗?”韵真不客气地反唇相讥道。

    韵冰撒娇道:“可人家不知道有近日啊……”

    稍稍一阵沉默,柳中原适时地站起身来,揭掉了蛋糕的盒盖,笑道:“来办手续吧,办完手续就要上菜了……冰冰,是不是给你姐脸上来点呀……”

    韵真举起手威胁道:“再敢胡说撕你嘴呢……明玉给你两份,这一份是我干儿子的,你就替他吃下去吧……”

    最后还是秦笑愚劝道:“韵真,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的酒量,你意思一下就行了,还是我和中原多喝点吧……”

    想到这里,韵真心中没来由地一阵冲动,很想施展一下自己魅力在两个男人之间再做个测试,不过,她几乎断定,看秦笑愚的那副表情,不管自己跟柳中原多么亲热,他显然是不会醋劲冲天了,起码脸上不会表现出来。

    柳中原那副样子倒是可以理解,这家伙可能已经把自己当做囊中之物了,所以装出一副大度的模样,再说,有明玉在这里,他也不好表现的太过头。

    按照徐萍的说法,那些日子里,两个人经常晚上在一起鬼混,除了没有脱裤子之外什么事情都干了,可不知为什么,他对徐萍的热情却忽然戛然而止,当时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他无法接受徐萍的投怀送抱呢,现在看来是大错特错了。

    “笑愚,你不是一直替吴媛媛当保镖吗?她最近怎么样?”韵真有点出其不意地问道。

    “还没有想好,总要找个事情做……”秦笑愚含糊其辞地说道。

    不知为什么,韵真这个时候一点都不希望秦笑愚到中原公司工作。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原公司虽然表面上属于柳中原,而实际上却是自己的一块自留地,自己今后随时都有可能在上面种点东西,这些东西可不是随便可以向一个外人展示的。

    韵真气的狠狠瞪了柳中原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这个时候你去柳家洼干什么?”

    韵真一听好像有点糊涂了,不解地说道:“可是……柳家洼也是属于临海县的开发项目之一,现在不是还没有最后招标吗?你们……”

    我们本来就需要当地的劳动力,更何况,第一次去临海县我们就捐赠了一笔办学资金,所以县政府觉得我们有诚意,就把柳家洼的血燕窝项目给我们了,表面上看只是一个血燕窝项目,实际上,柳家洼的开发,别人休想在插手进去……”

    “到底什么不错呀……”柳中原喝了几杯酒,竟然不顾明玉就在身边,用一种暧昧的语气对待韵真意味深长的目光。

    韵真喝的有点兴奋了,桌子上除了和秦笑愚有点芥蒂之外,剩下来的都算是自己人,就算是秦笑愚也马上就要加入公司,还怕他吃里扒外,这样想着,嘴上也就无所顾忌了,听了明玉的话,忍不住笑道:“吆,你倒是懂得挺多……难道你试过?”

    韵真盯着柳中原吃吃笑道:“不错,首先自己要对产品有信心,否则怎么让顾客相信……我看,等你的产品上市之后干脆开个推介会,就让明玉来个现身说法……”

    。

    “谈恋爱?”

    “他和谁……谈上了……什么时候的事情?”韵真装作事不关己的样子问道,心里面却有点恼羞成怒,隐隐有种被男人耍弄的感觉。

    “新上任的省委书记好像是叫孟桐吧,你们谁知道他女儿是干什么的?”韵真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如果王子同真的娶了孟桐的女儿,娜娜就是省委书记的女婿了,自己今后如何给他小鞋穿呢?哼,省委书记的女婿又怎么样,姑奶奶还是他的亲生女儿呢,先别得意,你不是和吴世兵亲同手足吗?早晚让你去和他作伴呢。

    韵真忽然意识到,王子同和孟欣的结合并不是基于两人之间的感情,很可能是双方彼此需要,一方面王子同在吴世兵东窗事发之后要自保,必须找个保护伞,而孟欣母女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也许他们看中了王子同美国人的身份,并且手里还有所谓的外资公司,如果两个人开家夫妻店,那可就如鱼得水了,不但可以大把的捞钱,还可以名正言顺的把钱运到没过去。这才是他们的如意算盘。

    韵冰回过神来,脸上一红,赶紧移开视线,低着头嘟囔道:“关我什么事?”

    如果以前听见柳中原这番话,韵真肯定就会对他讽刺挖苦一番,可今天听着却格外的顺耳,格外的解气,忍不住一双美目柔情似水地朝着柳中原看过去,心想,现在也就是这个坏蛋心里还装着自己,并且说不定现在心里就在打着自己坏主意呢。

    柳中原不敢和韵真抬杠,可对明玉就没有顾忌了,有点恼羞成怒地说道:“你少说几句,管好你肚子里的孩子……我对别人有风度,对你可就不一定了……”

    就在这时,韵真仿佛听见一阵隐隐的手机铃声,仔细一听,好像是从自己的手袋里传来的,赶紧走过从里面拿出手机一看,没想到自己这里只顾着喝酒说话,有两个电话都没有听见,一个是母亲祁红打来的,另一个却是刘源。(绝对**:女行长的秘密..)--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