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 家庭秘史(2)
    “妈,你还爱他吗?你是不是一直爱着他,根本就没有爱过爸爸……我能感觉到……”

    即便在今天,当她得知真相的时候,母亲还试图保护自己的心上人,所以,这个时候,韵真已经不再抱怨母亲的背叛了,而是觉得两个人之间长达几十年的这种爱慕具备了爱的要素,不能再和偷鸡摸狗相提并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父亲不仅仅是个受害者,同时也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祁红知道,如果自己不把这件事的来龙气脉交代清楚,女儿绝对不会善感罢休,与其再让她纠缠,还不如痛痛快快说出来算了,毕竟,这件事在自己的心地压抑了几十年,此刻很有一种倾诉的愿望。可一想到其中的某些细节,心理上却有一种羞耻感。

    那个时候,刘定邦和祁红结婚还不到半年,两个人之间也谈不上爱情,只不过是一桩门当户对的婚姻。不过,那个年代这种婚姻很有代表性,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样的家庭也能平平安安地过下去。

    由于工作关系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比刘定邦还要多,耳鬓厮磨中难免会擦出一点火花。所以,在众多男性惊羡的目光中,孟桐那双温柔而忧郁的眼睛常常让她面红心跳,只是考虑到自己已婚的事实,让她在孟桐面前不苟言笑。

    不过,等她在县委宣传部见到副县长孟桐的时候,一看他的眼神,她马上就意识到这次借调并不是什么工作需要,而是孟桐假公济私做出的安排,这让祁红忐忑不安的同时,忍不住脸红心跳,内心竟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只是一想到丈夫刘定邦,才让她狠下心来对孟桐不假辞色。

    。

    刘定邦那个时候充满了工作激情,一听发现了阶级斗争新动向,再也顾不上仍然挺翘的老二,马上抓起一件衬衫,都没有来得及招呼一下躲在被窝里羞臊瑟瑟发抖的妻子,边出门去了。倒是孟桐在临出门之前,朝着床上看了一眼,他没有看见祁红的脸,看见枕头上一对散乱的青丝,看见被子下面的那个娇躯好像在微微颤抖。

    祁红一下睁开眼睛,发现房间里已经是一边漆黑,借着窗外微弱的星光,她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窗前,正在低头俯视着她。

    男人气喘吁吁地说道,话音刚落,一抬腿就上了床,还没等祁红回过神来,娇躯已经被男人紧紧抱在了怀里。

    祁红自然已经从声音里得知来人是谁了,她此刻不是感到害怕,而是被一种深深的羞耻感攫住了,浑身战栗着被男人紧紧搂在怀里。

    男人好像真的怕祁红叫起来,马上停止了脱衣服的动作,伸手又把女人抱在怀里,一边雨点一般在她的脸上嘴上脖子上落点密集的吻,一边悄声道:“红……我爱你……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快被你折磨死了……你喊吧……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

    男人一翻身,半个身子压在祁红的娇躯上,一只手温柔地撩开女人披散在脸上的秀发,黑暗中盯着她泪光莹然的双眸,喘息道:“红……曾经沧海难为水啊……我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啊……红……给我吧……”

    祁红心中一阵起伏,原本想要阻挡的那只手,这时松开了,一张脸埋在男人的肩窝里,眼睛沿着他背后的黑暗,喃喃自语道:“有什么可羡慕的……我有什么好……如果……如果我现在是个干净的身子……随你怎么样……

    说着话,男人伸手轻轻揭开了女人身上被单,虽然在黑暗中,可眼前的娇躯仍然闪烁着耀眼的光泽。

    如果他真的一心爱着自己,就不应该只想着对得到自己的身子,已经被他弄成这样了,如果在不控制自己,反而让他小看了。

    。

    男人掐灭烟头,深情地说道:“一切都随缘吧,如果真的没有缘分,我们就做个红颜知己……我也不想有过多的奢求,只要你心里有我,只要能够经常看见你,我也就知足了……”

    祁红娇嗔地掐了男人一把,娇哼了一声说道:“那好啊……等你当了皇帝,只要你不嫌弃,人家自然为你羞解罗裙……

    说完,男人已然下了床,一阵悉悉索索之后穿好了衣服,走到门口,忽然又折过身来,捧起女人的脸一阵痛吻,沉声道:“我还是不甘心……早晚要真正占有你一次……”说完,抛下女人自顾出门去了。。。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的借调工作中,祁红一颗心忐忑不安,既期望见到孟桐,又怕见到他,每次一听见他的声音就忍不住浑身颤抖,有几次,当男人站在她身边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一张脸红的就像是要燃烧起来。

    她甚至在心里安慰自己,副县长又怎么样?自己的丈夫吃苦耐劳、年轻有为,将来的成就不一定就在孟桐之下,更何况,用不了多久,自己还将会有儿女,即便不为丈夫考虑,也要为将来的孩子们着想啊。

    而实际上,随着回城的日子一天天临近,祁红却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每当办公室外面响起脚步声的时候,一颗心就砰砰乱跳,渴望着听见那个洪亮而又让她心惊肉跳的声音。

    然而,就在祁红即将离开临海县的前一天,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虽然心里羞臊的要命,可那种渴望却是越来越强烈,一想到临走之前都不能得到男人的安抚,心里面沮丧的只想躺在床上痛哭一场。

    祁红的手还没有碰上门把手,那扇门就被用力推开了30579>

    “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孟桐一眼就发现女人的一张脸红得厉害,忍不住问道。

    祁红这才醒悟过来,心中一阵忐忑,不知道他找自己干什么。随即就明白过来,他不仅仅是一个和自己关系暧昧的男人,同是还是自己的领导,看他那一脸严肃的神情,不像是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这样想着,祁红就摇摇晃晃地跟着走了出去。

    汽车沿着穿过县城的几条主要街道,一路向着城南驶去,祁红几次都想问问要去哪里,可她分明感觉到车里面有股压抑的气氛,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再说,有司机在旁边,她也不敢开口跟孟桐说话,怕自己掌握不好语气被司机听出什么玄机。

    院子不大却很整洁,靠近门口的地方种着一颗老榆树,树上一只归巢的黄莺正不停地鸣叫,似在呼唤自己的伴侣。树下面有石凳石桌,上面还有一把农家常见的大茶壶。

    祁红在走过男人身边的时候,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眼神自然和他对视了一下,这一眼就让她的一颗心惊颤不已,因为,她从男人的眼神中看见的竟是一种无法遏制的冲动,甚至觉得那双眼睛都有点发红。

    “你……带我到这里来有什么事?”祁红进屋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因为屋子里黑洞洞、静悄悄的,根本就没有人。

    “因为我今天要和你谈的事情很特别,不合适在办公室……当然,如果你坚持要在办公室谈这件事,我也没有意见……”孟桐边说边走过去打开了灯,然后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封信塞到祁红的手里说道:“你先看看这个……”

    她瞥眼看见墙边有一张沙发,边走过去,心神不宁地展开那封信看起来,一边看,一边竖起耳朵倾听着厨房的动静。

    如果你和他离婚,我会毫不犹豫地娶你为妻,我从来都没有为自己对你的**而感到羞耻过,并且我也不想掩饰……”

    好了,别疑神疑鬼了,这件事情目前只有他们小组的副组长知道,这封材料也只到我这里,我今天叫你来就是要听听你的意见,你希望我怎么样处理?”

    。

    “谁说我要和他离婚了?”祁红转过头惊讶地盯着男人说道。

    孟桐彻底糊涂了,忍不住一下把女人搂在怀里,焦急地说道:“难道你还不理解我的心?如果我要是公事公办的话,怎么会把你叫到这里来?”

    孟桐盯着女人渐渐红润起来的娇颜,那副毫不抗拒、任人采摘的模样让他马上就冲动起来,他原本准备了一整套说服女人顺从自己的说辞,没想到一点都派不上用场,一时心中拿不定主意,进一步试探道:“红……我可不想强迫你……”

    ……

    祁红浑身一颤,脑子清醒了许多,抬头盯着男人说道:“你……怎么得寸进尺……今天晚上……人家都随你……有本事你就让人家死在床上……不然出了这个门休想再碰人家……”

    孟桐一把搂住女人的脖子,一边雨点般亲吻着,一边激动地说道:“红……有你这些话,我要是再纠缠你,倒是让你小看了……我只是不甘心,这么好的女人,为什么就和我没有缘分呢……你真的不想做我的老婆?”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会怎么处理刘定邦?”孟桐有点奇怪地问道,他不清楚祁红是因为痛恨丈夫而对他的事情不闻不问,还是心里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意图。

    “你不但不能落井下石……将来,如果有可能的话,请你帮帮他……你答应吗?”祁红扭过脑袋顶着男人问道。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觉得有人在摇自己身子,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孟桐已经穿好了衣服,伸手抚摸着她的脸,心疼地说道:“宝贝,趁着天没亮我先送你回去……今天你就在宿舍里休息一天,我会给你请假的……”

    祁红一声不响地跑回了宿舍,忽然就意识到自己昨天晚上男人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虽然是在安全期,可万一怀孕怎么办30577>

    不过,这一次她毫不费力就听出是丈夫回来了,由于脑子有点错乱,竟然没有想起自己前一天晚上的疯狂,只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春梦。

    祁红注意到了丈夫的目光,顿时胀红了脸,赶忙爬到床去,拉过被单遮住身子,颤声道:“我……病了……今天没上班,一直在家里睡觉……明天就……”

    刘定邦一把将女人抱在怀里,轻笑道:“现在好点了吗?让我亲亲……”

    祁红凌厉的眼神马上缓和下来,心里顿时就想起了那个男人,赶忙闭上眼睛,把一张脸埋进男人的怀里娇嗔道:“一进来就要……一点都不体谅人家……”

    可随即一想,哼,如果被他闻出来,干脆就大大方方地承认,然后跟他离婚,他先做初一,还能怪自己做十五?闻出闻不出就看天意了。

    从受孕的机遇来看,这个孩子是刘定邦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因为,在临海县的那些天里面,和刘定邦在一起的次数多。可是,从质量来看,孟桐的概率要大一些,因为,孟桐一晚上不停地往她的身子里里灌注生命的种子,珠胎暗结的可能性不是没有,总的来说,在孩子出生之前,这只能是一笔糊涂账了,。

    当然,不能说出口的是,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如果真的是孟桐的,那么,也许有朝一日,这个孩子不仅是他们之间爱情的见证,同时也是维系自己和情人之间一根永远也剪不断的纽带。

    只是,她不知道,正是因为这个孩子,刘定邦才毅然回到了家里,才没有机会继续和柳家洼的那个女人继续缠绵下去。

    韵真听完了母亲的讲述,激动得鼻息粗重,仿佛亲临其境,原先那股为父亲刘定邦抱不平的怨气早就消散的一干而尽,这倒不是因为孟桐目前所在处的地位,而是那段隐秘的历史激起了她对爱情的向往,在她人生所有的经历中,从来没有像母亲那样不顾一切地追求过自己的爱情,这个时候,在她的眼里,母亲不再是一个出轨的女人,而是一个敢爱敢恨并且智勇双全的典范,原本对父亲的那份同情,已经转化成淡淡的忧伤,如果把孟桐和刘定邦放在一起,前者更让她热血沸腾。

    韵真把背对着自己的母亲转过来,盯着她低声道:“妈,你担心什么?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就算我见不得人,难道他还能掐死我不成……哼,我听说他后来又娶过两个老婆,可见也不是省油的灯。”

    祁红被女儿抓住了漏洞,老脸一红,辩解道:“胡说什么?难道我们就不能有工作上的接触?”

    韵真揽住母亲的肩膀低声道:“妈,你是不是决定在他面前永远要雪藏我这个女儿?”

    韵真撅着小嘴说道:“哼,他要是敢六亲不认,就算坐到了位置上,我也不会让他安宁……”

    祁红盯着女儿嘲弄道:“这要看算不算你。”

    一说到妹妹,韵真忍不住就想起了韵冰,这个情同手足的妹妹忽然间和自己有了血缘上的差距,心里好像总有点不甘,忍不住问道:“妈,冰冰应该是你和爸爸的女儿吧?”

    父亲也倒罢了,虽然在柳家洼干了点风流韵事,可已经受到了妻子红杏出墙的惩罚,夫妻两个算是平手,谁也别说谁。

    祁红一听,顿时眼泪汪汪的,盯着女儿幽幽说道:“你能这么说,妈心里就好受多了……不过,妈知道你心里想些什么,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妈自然会向他说明真相,毕竟他是你的生身父亲呢……但是,在妈跟他说这事之前,你可千万不要去找他……”

    。

    祁红一愣,撑起身子盯着女儿说道:“哦,攀上谁了,咱们家可不稀罕他……”

    韵真笑道:“可不是一般的关系,你可能做梦都想不到吧,卢凤仙现在可是柳中原的奶奶……”

    祁红嘴里哼了一声,不过心里面倒是有点反省,怎么能把对丈夫的怨气发泄到人家孩子身上呢,这一点倒是没有女儿表现的大度。

    祁红惊讶的合不拢嘴,好半天才说道:“我就奇怪了,卢凤仙怎么对柳家洼这个穷山村情有独钟,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隐秘的往事,看来我们的统战工作存在严重漏洞,竟然不知道她曾经是大汉奸柳安轩的小妾……

    祁红若有所思地说道:“真真,那卢凤仙虽然八十多岁了,可仍然神通广大,加上背后有雄厚的资金做后盾,如果她想提携柳中原,没准这小子要时来运转了……你妹妹是他公司的股东,究竟占有多少股份?”

    “哦?怎么回事?”祁红惊讶地问道。

    韵真点点头,说道:“所以,绝对不能让刘源撤资……”

    “你打算怎么办?真真,别忘了你可是银行的行长,不是中原公司的总经理……”祁红担心地说道。

    韵真一拍母亲的肩膀笑道:“妈,我就等你这句话呢……这件事还要您老人家亲自出面一下,不过,对你来说不过是为企业和民间资本牵线搭桥啊……”

    这天晚上,母女两个躲在被窝里偶偶私语了半夜,不时还传来几声祁红的笑骂,母女关系仿佛又和好如初了。(绝对**:女行长的秘密..)--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