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 家庭秘史(1)
    其实韵真心里有很多问题想问问卢凤仙,比如,他们和刘源之间的关系,柳中原的前途,甚至想问问自己一旦和柳中原结婚,他们对自己的仕途有什么影响8481>

    但是,韵真的心里明白,在谈和柳中原的关系之前,有一个牵扯到伦理道德的重大问题必须先搞清楚,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来的太突然,让她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心中的那个疑团只有在母亲那里能够得到答案,在得到答案之前,在心中的谜团解开之前,卢凤仙的求婚只能给她带来羞耻的感觉。

    。

    卢凤仙笑道:“你们谈生意上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中原,今晚你就不要走了,留下来陪陪奶奶……”

    “刚才刘源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不知为什么,他好像对临海县的开发项目不感兴趣了,他让我把投入中原公司的股份全部撤回,理由是这家公司的资质不合法。”古从林关房的门缓缓说道,一边再次震惊于眼前这个少妇绝世的美貌。

    古从林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他为什么突然会提出撤资,据我猜测,中原的事情不过是一个借口,很可能他得到了什么不利的消息。”

    “一旦刘源撤资,其他的股东也会纷纷效仿,要不了几天,你侄子这个董事长当不当也无所谓了,事实上,股东们撤资之后,他也就剩下一个空架子了,银行也不会再为他的公司提供资金……”韵真描述了刘源撤资的危害,一边观察着古从林的反应,心想,他如果真的为亲侄子着想,应该有什么挽救的办法。

    但是,从古从林的口气可以听出来,他似乎想为侄子平反,这样一来,他势必要和刘源反目,而眼前这种局面绝对不能出现,否则,刘源就会因为柳中原的关系收回对自己的承诺。

    韵真脸上一红,娇嗔道:“你是他叔叔,你怎么就不想想办法……谁和他是一家人?”

    古从林点点头,说道:“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当然,要合法,否则中原又要去坐牢了……”

    韵真一听让韵冰当董事长,不知为什么,心里竟有一丝不情愿,这不仅是因为她和王子同的关系,内心深处也和母亲的那个亲子鉴定有点关系。

    中原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王子同,我了解你的前夫,他有个致命的弱点,他手里没有多少钱,只要掐断他在银行的资金链,斩断民间借贷的渠道,他连茶水费都拿不出来,你可能不知道,他可是空着双手回国捞金的……”

    。

    “好吧,我就说点有用的……我有个朋友就在你们分行,她和吴世兵关系亲密,我会让她先给吴世兵找点麻烦……”

    韵真从古从林的神情已经印证了自己的判断,心中一凛,忍不住说道:“外界传闻,你是台湾黑帮的头目……难道张淼也是……”

    不对,自己可不是他们中的一员,种种迹象表明,自己很可能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但是这个判断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呀,从小到大,父亲对自己的呵护溺爱,哪一点不像亲生父亲呢?倒是母亲的表现令人生疑。

    “你少胡扯……”韵真嗔道:“我不管你是什么帮,少打我的主意……如果你说的那个人是张淼的话,我看你还是算了吧,我可是清楚吴世兵和张淼的关系,他们是一丘之貉,张淼心里很清楚,吴世兵一旦倒台,她自己也肯定会受到牵连,所以,她保吴世兵都来不及,怎么会给他找麻烦呢?”

    古从林站起身来,盯着韵真说道:“准备接吴世兵位置呀……”

    “欧阳副局长有个重要会议,所以他不能来见你,有什么情况你就直接向我汇报吧。”市公安局八处处长丁朝辉坐在驾驶座上并没有回头,而是借着香烟微弱的光线从后视镜里盯着后座上的一个黑影说道。

    所以,在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还是开口说道:“我的搭档南琴的情况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我今天要求见面就是想听听有什么新的指示。”

    “你们准备怎么样安置南琴,她已经残废了。”秦笑愚心里一阵内疚。

    。

    “失踪了?”丁处长惊讶地盯着秦笑愚模糊的面容问道。

    “组织上能不能给她一笔生活费?”秦笑愚没有回答丁处长的问题,而是固执地问道。

    “可到现在也没有看到你们的工作成绩。”丁处长恼火地说道。

    “我有他前妻的亲笔日记,记载了吴世兵贪污银行巨额资金的犯罪事实,现在有理由相信,他的前妻金燕是被人谋杀的,公安局内部有他们的人通风报信。”秦笑愚低声说道。

    “这玩意你是不是留有副本?”丁朝辉盯着秦笑愚问道。

    秦笑愚不为所动,一双眼睛亮闪闪地盯着丁处长说道:“将在外主命有所不受,也只是权宜之计,你不用担心它会被泄露出去。”

    “很遗憾,前几天龚局长调到外省另有重任……”丁朝辉说道。

    “那么局里面现在谁在主政?”

    丁处长点点头,严肃地说道:“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直接上司。你的工作内容没有变,我们对你提供的情报依然感兴趣。”

    丁朝辉说着把脑袋朝着秦笑愚凑近一点说道:“已经有人把你列入谋杀嫌疑犯,你能说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深更半夜出现在谋杀现场并偷走死者的笔记本电脑吗?如果不是我在压住,你可能已经进去了……你要明白,我们不会为一个多管闲事的人提供保护,你的职责就是执行命令……”

    说到这里,丁处长似乎发觉自己说的太多了,马上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作为一个卧底,必须摒弃儿女情长,我希望你尽快找见南琴,她对你已经没有价值了……另外,那个女警察总是给你找麻烦,我干脆就把她交给你算了,让她代替南琴,她的姿色不比南琴差吧……”

    龚局长突然调离,欧阳局长不露面,这一切都说明了什么?官场上的扑朔迷离虽然参不透,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的任务的性质很可能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之所以让自己继续执行任务是因为那些情报可以作为某些人博弈的筹码。

    一阵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没想到竟然是吴世兵的女儿吴媛媛打来的,那张冰冷美丽而又忧郁的脸马上浮现在眼前,秦笑愚内心一阵愧疚,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人,从一个女孩那里窃取秘密,然后出卖了她的父亲。

    “小王,明天我有点私事要处理,你不用来接我了……”

    祁红没有开灯,一屁股坐在沙发里呆呆地愣了一会儿神,然后伸个懒腰,一只手摸滚烫的脸,渐渐地眼睛适应了黑暗,忽然觉得对面好像坐着一个人,顿时头皮一紧,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一伸手就按亮了身边的一盏台灯,嘴里一声惊呼,一只手拍着胸口骂道:“你这死丫头,也不开灯,想吓死我啊……”

    说完,祁红就钻进了自己的卧室,站在梳妆镜前端详着自己绯红的脸,一边解开外套脱下来,正要伸手脱裤子,忽然从镜子里看见韵真开门跟了进来。

    韵真盯着母亲看了一阵,看的祁红心理不自在,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本杂志随便翻着,瞥眼见女儿走过去关上了卧室的门,然后转过身来朝着床走了几步,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她说道:“妈,今天我给中原和爸爸做了一个亲子鉴定,结果证明……”

    祁红一张嘴张的大大的看着女儿,手上的杂志掉在了床上,似乎不相信这句话是出自女儿的嘴,或者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不过,当她看见韵真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时候,一瞬间脸涨的通红,似乎一下就明白了什么,垂下头去,似自言自语地说道:“原来你是找她做的亲子鉴定,没想到她最终还是食言了……”说完低着头,微微闭着眼睛沉默着。

    但是,韵真随即就想起了柳中原,如果按照时间来推断,应该是父亲出轨在前,母亲红杏出墙在后,两个人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关系,谁都没有权力指责谁。

    “他是谁?”在一阵长时间的沉默之后,韵真沙哑着嗓音问道,不过,听上去语气却极为冷静。

    祁红被女儿逼到了死角里,心中既恼怒又羞愧,她原本以为这件事只要自己烂在肚子里,今生再也不会有人提起,没想到自己的老同学顾南亚居然会对女儿泄露天机8476>

    韵真今天是铁了心,一门心思要揪出那个让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男人,这不仅仅是出于一个人的本性,潜意识里也带着强烈的好奇心。诚然,就像母亲说得那样,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偶然的机会,她压根不会对自己的身世有任何怀疑,但是,一旦发现了蛛丝马迹,她岂能不一追到底?

    祁红怎么能不了解自己女儿的脾性,如果换做是韵冰,也许三言两语就可以哄过去,可韵真的性格倔的就像一头牛,今天不说出个一二三四,她怎么能罢休?

    “死了?谁信呢……就算死了,也应该有名有姓有来历……妈,既然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你何必要瞒着我?你们是不是一直都有来往?你说……他是谁……我手里有他的dna资料,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要登寻人启事了……”韵真不顾一切地说道,连威胁的手段都用上了。

    虽然把母亲逼到这个份上,她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可一想到那个男人,忍不住就狠下心来,一伸手就在母亲颤巍巍的屁股上拍了一掌,呵斥道:“后悔也来不及了,谁让你那时候不把我掐死呢……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如果韵真一味来硬得,祁红未必会就范,可被女儿抱着一阵呜呜咽咽,哭得她心里乱了起来,没来由的一阵伤心,想想这几十年走过的坎坎坷坷的官路,以及受过的委屈,忍不住就和女儿抱头痛哭起来。

    可随即一想,连女儿私生女的身份都承认了,还有什么可在乎的?再说,听众只有女儿一个,给她说说当年那段公案也未尝不可,不然,在女儿的心目中,总是把刘定邦当圣人,反而把自己这个母亲看轻了。

    。

    韵真只好软下来,搂着母亲柔声道:“哼,人家也只是这么说说,难道还会真的去找他?这么多年他都不知道有我这个女儿,我心里也不稀罕他呢……”

    “妈,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这辈子只有一个父亲,怎么会和他父女相认?你就别担心了……”韵真急得打断母亲的话说道。

    韵真一颗心砰砰乱跳,颤抖着身子靠过去,把耳朵凑到了母亲的嘴边,那一阵急促的喘息以及火热的气息让她差点软在母亲身上。

    难怪母亲死活不愿意说出他的名字呢,原来马上就要当上封疆大吏了,报纸上每天都有他的消息,眼下正是炙手可热,一旦被别人知道他有个私生女,恐怕他的政治生命从此结束也说不定。

    不可能,母亲最明白自己的愿望了,一直都在暗中相助,她为了女儿的仕途不可能放着这么好的一个关系不利用,可为什么好像一点作用都没有呢?

    “妈,你现在和他还有关系吗……”

    “真真,你给我发誓……在他还不清楚你们的关系之前,你不能去找他……”祁红转过身来紧盯着女儿厉声说道。

    “妈,我的事情难道你一直都没有去找过他?”韵真还是念念不忘心中的那个谜团。

    不管他对自己怎么样,他对母亲算是不错了,看来他和母亲之间并不是那种单纯的**关系,如果一个男人不是从内心里爱着一个女人,他怎么会如此长久地关照一个家庭呢?再说,他压根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亲生女儿呢。<br/>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