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 找到了靠山
    柳中原没想到自己疯疯癫癫说的几句话狠话竟然全被韵真听在了耳朵里,一时惭愧的胀红了脸12445>

    。

    “干嘛……我又没病……”柳中原不情愿地说道。

    “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你在这里等着……”

    韵真朝女人使个眼色,凑到她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女人点点头,一面侧身让韵真进去,一边又看了柳中原一眼,这一次,女人的目光中明显带着某种令人不安的神情,柳中原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韵真跑到这里来肯定和他有关系。

    韵真凑近柳中原的耳边低声道:“你一直吸那玩意,我怀疑你的血液有问题,让这个老专家帮你看看……”

    柳中原一听,浑身的骨头差点酥掉,心想,这就对了,她这是电影电视看多了,还以为吸食过毒品的人都可能得上脏病呢,所以想让自己抽血做个检查,看来她真的对自己……

    柳中原跟着女人来到一间摆满仪器的房间,还没有等她吩咐就迫不及待地卷起了衣袖,一边焦急地问道:“医生,结果什么时候能出来?”

    自从得知柳中原可能是自己同父异母哥哥的消息之后,她就一直预谋着给柳中原做个亲子鉴定,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在一次给刘定邦做例行体检的时候,她安排自己的熟人不着痕迹地采了血样,只等着找个机会采柳中原的血样进行比对。

    她相信,凭着自己的家世背景,在银行资金的支持下,要不了几年,中原公司就有可能成为临海市的龙头企业,取代刘源和王子同之流的角色,到那个时候,自己这个行长也就可以让贤了。

    。

    柳中原心中一动,走近两步,低声道:“韵真,我这个人就是不知道分寸,其实,我心里……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忘记过真心对我好的人……就算刘蔓冬我也没有真的恨过她……虽然你嘴上不承认,可我知道,从我的公司成立开始,你一直都是在真心帮助我,所以,我绝对没有想伤害你的意思……”

    “难道你刚才还不算伤害我吗?”韵真觉得自己的声音没有一点责备的意味,反倒是有点幽怨的意思。

    “你先别说好听的……等医生的结果出来再说……”韵真本能地后退两步,说出的话连她自己都感到一阵茫然,如果结果出来了又能怎么样呢?如果他是自己的同父异母哥哥,他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吗?如果没有血缘关系,难道自己真的要和他……

    柳中原心里清楚,关于自己坐牢这段历史必须要给韵真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是他摸不准韵真目前和刘源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万一自己说出了当年的秘密,一旦传到刘源的耳朵里,也许会给自己带来灾难。

    “反正我是被冤枉的,你不信我也没办法,至于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还不到说的时候……如果我告诉你真相,一旦被你透露出去,我可能连小命也保不住,这件事我算是认命了,也不想再去翻旧账……”柳中原点上一支烟看着窗外瓢泼的大雨心有余悸地说道。

    柳中原没来由地脸一红,诺诺道:“什么罪名……强健未遂……伤害……我可是冤枉的……我有什么办法,谁让我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事情……”

    韵真脸一红,扭过脸去娇嗔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胡话?”忽然心中一动,盯着柳中原低声说道:“你老实告诉我,你坐牢这件事是不是和他有关系?”

    柳中原心里一阵烦躁,银行的那笔贷款已经花了不少,利润还一分钱没看见,如果拿不到项目,后续的贷款肯定会被韵真叫停,自己算是白折腾了。

    说到这里,忽然想到妹妹韵冰和王子同鬼混的情景,而自己刚才在公园里又被柳中原欺负,忍不住眼眶一热,滚出了几滴清泪,骂道:

    韵真一把推开柳中原,娇嗔道:“滚远一点……看见你我就生气……你爱说不说,你以为我就那么想打听你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公司明天开股东会,你自己主动辞职就行了,我再不会管你的闲事……”

    临海县的开发项目我也不要了,你当初答应给我五千万贷款,这笔钱就从公司账上出,就算退我和明玉的股份,我自己拿这笔钱去柳家洼搞血燕窝……”

    韵真白了柳中原一眼,恨声道:“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冤枉吗?既然是冤枉的,那就趁这个机会把事情弄清楚,难道你想一辈子背着强健犯的名声?难道你就一点没想过今后做个体面的人?亏你还是个男人……”

    韵真盯着柳中原低声道:“是不是和刘源有关系……”

    柳中原见韵真一双美目一直盯着他,心里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吞吞吐吐道:“挺好……过一会儿我给你打电话……”

    韵真盯着柳中原的脸打量了一阵,警惕地问道:“你想到哪里去说?你可别在打什么鬼主意……”

    “一个大人物。”柳中原神秘地说道。

    虽然韵真心中对柳中原还保持着一定的戒备,可终究还是被他挑起了好奇心,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会儿,问道:“你说的那个大人物为什么要见我?”

    正说着,只见那位女医生走了进来,冲韵真说道:“真真,仪器出了一点故障,看来结果一时是出不来了,你回去等我电话吧。”

    。

    顾阿姨笑道:“仪器倒是没有出问题,不过,目前也就是一个初步结论,为了检测结果更加精确,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韵真脸一红,含糊其辞道:“帮朋友的忙……阿姨,结果到底怎么样?”

    “我的初步结论是这样的,不过还需要进一步比对……你不懂,即便是亲子之间也存在遗传变异的情况。”

    通过对15对以上的基因位点str分型检测,鉴定结果如果全部符合该规律,则可以肯定亲生关系,而如果其中出现2对不一致的dna基因位点,则可排除假设父亲与孩子的亲生关系。

    韵真呆呆地盯着窗户玻璃上不断流下来的水珠,一张脸渐渐的烧起来,虽然在她的心目中柳中原早就是自己的同父异母哥哥了,可种关系一旦得到科学的鉴定,过去两人之间曾经发生的种种暧昧关系以及那些不堪入目的视频马上就像电影一样在脑子里一一闪过,尤其是刚才在公园里发生的一幕更让她狼狈不堪。

    “啊……顾阿姨,这件事……请你不要告诉任何人……”韵真仿佛此刻才想起这是一桩天大的秘密,牵扯到一桩家庭丑闻。

    “是呀,你可能不知道吧,你母亲也曾经替一对父女做过亲子鉴定……哎呀,那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不提也罢……”顾阿姨似乎意识到自己多嘴了,马上就不说了。

    “结果……结果怎么样?”韵真换了一个角度问道。

    “意思就是你母亲提供的第一个男人不是那个女孩的父亲,第二个才是她的生身父亲……”

    说完,韵真就慢悠悠地朝门口走过去,走到门口忽然转过身来盯着顾阿姨说道:“阿姨,我母亲上次的鉴定文件应该还能查到吧,麻烦你给我发一份影印件……”

    韵真瞥了男人一眼,幽幽道:“没什么,开车吧12440>

    韵真扭过头若有所思地盯着柳中原打量了一阵,忽然就从他的脸上看出了刘定邦的某些遗传特征,心里不仅佩服起母亲祁红来。

    韵真移开自己的视线,神情恍惚地喃喃道:“不,你很好……你没病……有病的是我……”

    柳中原吃惊地把车停在了路边,一手拉着韵真手臂,焦急地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说清楚啊……”

    他一手紧握着韵真的一条手臂,两眼盯着她低声说道:“不管你得了什么绝症,只要你活着一天,我就喜欢你一天……不管什么都改变不了……”

    韵真扭头看着窗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心想,也许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折磨正印证了命中注定的某种姻缘,只是,在这个过程中老天爷似乎给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柳中原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一个患了绝症的人,还用得着在乎被带到什么地方去吗?”

    “你想怎么样?别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威胁我……在我董事长职务还没有撤销之前,我可是个有身份的人……”

    看来还真是个大人物。看看这栋别墅就知道主人的身份了,只是不清楚这家伙什么时候和这里的有钱人勾搭上了。

    说着话,韵真已经看见别墅的大门打开了,一个六十来岁的男人嘴里叼着一根大雪茄,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一双眼睛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看。

    古叔?在临海市还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古叔的大人物。忽然,一个传闻在韵真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心中马上警觉起来,难道这个古叔就是刘源的的继任者古从林?

    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引着韵真上楼换衣服去了,柳中原跟着古叔走进了一间书房,书房全部采用实木装修,显得古色古香,即便在这寒冷的天气里也让人感到一丝暖意12439>

    柳中原一阵扭捏,坐在一张沙发里,嘟囔道:“中途出了点事……”

    “要什么?看你这点出息……先和她谈谈,婚姻的基础并不仅仅建立在感情之上,共同的利益一样能够碰撞出情感的火花……不过,我觉得这个小美人倒是不讨厌你,不然,她也不会让你带到这荒郊野外来。”古叔自信地说道。

    “请坐吧,先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古叔说着亲自给韵真沏了一杯茶。

    “你母亲?”韵真皱起眉头,一脸疑惑的神情。

    卢凤仙微笑着点点头,挣脱开中年妇女的搀扶,拄着龙头拐杖颤巍巍地走到韵真面前,一双眼睛盯着韵真看了半天,只看得韵真脸上浮起了红晕,这才微笑道:“不错不错……倒是有几分你母亲的影子……”

    “中原,好像还少了一个人?”韵真忽然冲柳中原说道。

    卢凤仙微微一笑,拉着韵真的一条手臂坐在沙发上,随手把拐杖放在一边,这才不慌不忙地说道:“你有这个疑问也不奇怪,不过,今天请你来这里……一不谈生意,二不谈贷款,三不谈项目,今天请你来只想和你谈谈我们的家事……”

    柳中原似乎知道卢凤仙要和韵真说什么私房话,兴奋的直搓手,临出门前还回头冲韵真色迷迷地看了一眼,看的韵真又是一阵莫名其妙的脸红。

    “哼,如果不是我发现了那两个坏小子的阴谋诡计,你今天可就要遭殃了……”卢凤仙似笑非笑地盯着韵真说道。

    “啊!”韵真胀红了脸,心里面把柳中原骂了一百遍,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想把自己骗到这里霸王硬上弓呢。不过,一想到自己在公园时候的半推半就,心里就恨不起来,因为她能够感觉到男人对自己那一股强烈的**。只是不明白古从林为什么心甘情愿替柳中原做嫁衣。

    卢凤仙淡淡一笑,说道:“不瞒你说,中原是我的亲孙子……我找了他几十年啊……不然我也不会这么频繁地来往于台湾和大陆了……”

    卢凤仙对韵真的反应并不奇怪,轻轻拍拍她的手,低声说道:“这事说来话长……你听我慢慢告诉你这里面的来龙气脉……我这辈子有过两个丈夫,两个儿子……”

    韵真只觉得哭笑不得,只有她心里清楚柳中原身世中存在那个天大的误会,强忍住才没有把柳中原是自己父亲私生子的真相说出来,她不得不承认柳中原走了狗屎运,竟然左右逢源,一下就获得了这多的贵人相助,难道这是老天爷对他少年时所受苦难的补偿吗?

    过些日子我就要回台湾了,不过,在我回去之前有件事必须安排好……你知道,我亏欠儿子承基太多了,并且也永远无法弥补……既然他的儿子还活着,我只想在有生之年尽力补偿他,即便他想要天上的星星我也要替他摘下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韵真一抬头就碰上了卢凤仙充满期待而又霸道的眼神,赶紧低下头去,无力都反抗道:“我们不合适……”

    卢凤仙不等韵真表态,继续说道:“韵真,我了解你的家庭,和你母亲也有过交往,我相信,你母亲不会反对这桩婚事……我也知道,你是个眼界很高的女人,不过,请你相信,早晚有一天,中原回成为这座城市最有钱的男人……当然,金钱并不能决定一切,重要的是,在我们的帮助下,你也能够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韵真放弃了反抗,只是寻找着客观理由,并且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丝憧憬,如果撇开柳中原和自己的血缘关系,他的将来确实充满了诱惑力,这小子走了狗屎运,什么样的女人找不见,难得他对自己这么执着呢。

    换句话说,如果今天我不出面阻止的话,你现在已经和我的孙子洞房花烛了……我那儿子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不过,我反对阴谋诡计,虽然我自己是被迫嫁给了两个丈夫,可我希望你能够心甘情愿地嫁给我的孙子……”

    哎呀,那两个兔崽子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既然来了就吃过晚饭再回去吧……”

    <br/>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