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真,我看这样,在你的辞职报告没有批准之前,先找个人代理一下信贷副行长的职务,毕竟你不在家期间还有很多的业务需要处理,既然你主动辞职,我想听听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个人选?”

    。

    “韵真啊,其实,说实话,我还真舍不得你离开啊,虽然在工作上我们有些意见不合,可毕竟在一起合作了这么久,并且我可是看着你成长起来的……我已经老了,早晚要把位置空出来,将来还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

    从吴世兵的办公室出来,正好碰见张淼急匆匆走过来,韵真忽然有种被第三者插足的感觉,心里酸溜溜的,她知道,张淼一直都不甘心管些婆婆妈妈的工作,她要是知道自己已经辞去副行长的职务,心里还不定多高兴呢,凭着她和吴世兵的亲密关系,也许会接替自己的职务呢。

    “对了,刘行长,我正准备去一趟你的支行,既然碰见你就先打个招呼,有个人事上的小变动……根据分行的统一安排,你们支行信贷科长董全秀调到建国路支行工作,分行信贷处的陈静代替她的职务,文件已经打好了,等一会儿我让秘书给你送一份……”

    “这种小事哪里有必要惊动吴行长……你有什么意见吗?”

    哼,今天才明白要调走董全秀,不觉得晚了一点吗?至于那个陈静,就让她来和徐萍搭档,要不了几天,非被自己诡计多端的小情人扒掉一层皮不可。

    就在韵真惆怅满腹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只见一个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秀发披肩,有着一双忧郁眼睛的绝色美人走了进来。

    韵真忽然就想起了在殡仪馆的时候,看见从秦笑愚车里面钻出来的那个女孩,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将女孩再次大量了一番,这才惊讶地说道:“媛媛……天呐,我真的不敢认了……你这是来看你爸爸吗?”

    “支行?你不是这里的副行长吗?”吴媛媛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韵真吓了一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吴媛媛嘴里的那个他无疑就是指她的父亲吴世兵,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难道她已经听说了什么?即便这样,作为女儿也不应该说这样的话呀6232>

    “韵真姐,我妈以前常来你们银行吗?”吴媛媛哼了一声,马上转移了话题。

    “哦,有一个……怎么?你认识她?”韵真惊讶地说道。

    继而联想到刚才那句“跟他在一起工作早晚要出事”的话,韵真忽然脸上一热,意识到吴媛媛话中的“出事”是什么意思了,刚才自己倒是理解错了,她的本意分明是在暗示,她父亲不会放过和他一起工作的所有女人呢。

    韵真怔怔地说不出话来,更加确信金燕生前肯定和女儿说过吴世兵不少事情,只是不知道吴媛媛对自己的父亲了解到什么程度,最重要的是,她嘴里提到吴世兵的时候竟然都是用他来代替,明显可以感觉到语气中的冷漠。

    韵真又是一震,她真搞不懂这个女孩心里在想些什么,不会是因为她母亲的死受到刺激了吧,怎么说出来的话都是一惊一乍的,毫无疑问,她的心里好像充满了怨气。

    韵真心里一阵痒痒,总觉得这个女孩马上就要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忍不住有种窥探他人**的冲动,可一想到她和吴世兵的血缘关系,还是控制住了,也许她不算过是耍耍小孩子脾气,过两天和她爹又打成一片了,不过,从她简短的几句话来看,她显然把母亲的死归罪于吴世兵,并且对父亲在外面乱搞女人而耿耿于怀。

    韵真奇怪道:“为什么要怕他……看见?”

    “我巴不得你们是死对头呢?”吴媛媛临出门还小声嘀咕了一句。

    韵真也就稍微一愣神,随即就走了出去,一边以嘲讽的语气说道:“真是一位好司机啊,你从哪里招来的?”

    “一起吃吧。”吴媛媛还是冷冰冰的说道。

    韵真和秦笑愚都一阵尴尬,不明白是吴媛媛真的不懂人情世故,还是被美国的文化熏陶成了这种说话不拘小节、大大咧咧、玩世不恭的风格。

    看着桌子上琳琅满目的菜肴,吴媛媛瞥了韵真一眼,似开玩笑地说道:“韵真姐,如果不是因为你和他是死对头,你这样请我吃饭有种贿赂的嫌疑。”

    韵真已经基本上了解吴媛媛的风格了,只当她是开玩笑,所以也不生气,笑道:“看来今天这顿饭算是白请了,再怎么贿赂你,你爸总不至于把自己的位置让给我吧……”

    吴媛媛瞪了秦笑愚一眼,似乎是怪他弱智,有像是怪他多嘴,只顾对韵真说道:“我倒是听说了,你一直觊觎他那个位置呢,其实你急什么?你这么年轻,还怕没有机会?对了,你为什么要辞职?这事和他有关系吗?”

    韵真没有理会秦笑愚,而是冲吴媛媛问道:“媛媛,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市从哪里听来的?难道你妈妈对你说了什么?”

    “既然请客就不要小气,来一瓶红酒怎么样?现在国内都时兴喝什么酒?”吴媛媛不客气地说道。

    韵真笑道:“这里可没有这些酒,我们这里比较好的红酒只有拉菲干红……”

    “这瓶酒在国内卖多少钱?怎么味道不对劲……”吴媛媛端起杯子浅浅地尝了一口说道。

    “少见多怪。”吴媛媛白了秦笑愚一眼,拿过一只杯子斟了半杯酒推到他面前说道:“给你喝半杯吧,喝完了你就不会再大惊下怪了……”

    “媛媛,你这么大手大脚地花钱,难道就不怕把你爸吃穷了?你爸一个月的工资可不到两千美金呢……”韵真说道。

    吴媛媛端起酒杯一口就干掉了杯中酒,先不回答韵真的话,而是冲秦笑愚说道:“你也喝掉啊,怎么?舍不得啊?”

    秦笑愚一愣,说道:“你等一会儿不用车了?”

    吴媛媛坐在那里自斟自饮,要么说几句让韵真和秦笑愚惊讶的话,要不就是长时间的沉默,最后彻底把两个人弄糊涂了,这才发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她已经把半瓶红酒喝掉了6230>

    “喝酒不就是为了醉吗?”吴媛媛一张脸娇艳欲滴,尤其是一张小嘴就像是涂了胭脂。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快乐……可中国有句古话,借酒消愁愁更愁,最终你还不是要面对现实?”韵真说道。

    哼。早就应该知道他是个多情的种子。不过,在这样的女孩面前那个男人能够抵御她美貌的诱惑?

    吴媛媛忽然吃吃地笑起来,脸上还挂着一颗泪珠,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含糊不清地说道:“麻烦?麻烦算什么?要不是看在他是……只有让他……我妈在地下才能……安宁……”

    “她喝醉了……”

    “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秦笑愚盯着韵真说道。

    “我就奇怪了,怎么什么事情你都要插上一手,你以为你是什么人?”韵真反唇相讥。

    秦笑愚心虚走过去搀扶起吴媛媛,只听女孩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了几句,眯起眼睛看看男人,哼哼唧唧地说道:“你想干什么?早就看出你对我不安好心……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

    美人梨花带雨,香气撩人,秦笑愚的一颗心马上就变得比女人的身子更柔软,也不管韵真酸溜溜的目光,一伸手就把她抱了起来,大步朝外面走去。

    韵真脸一红,一边往外走,一边恨声说道:“我们找个时间聊聊,越来越看不懂你……有些事情必须说清楚……”

    但是女孩身上散发出的那股体香让秦笑愚痴迷了一阵,那张娇艳欲滴的脸,微微张开着、倾吐着芬芳的小嘴以及横陈在炕上凸凹有致、不设防的娇躯令他马上就冲动起来,鼻息直喷到了女孩的脸上。

    忽然,秦笑愚的眼睛落在了距离吴媛媛不远的一只lv手袋上面,他几乎没有想就把那只包拿在了手里,似乎只有这个动作能够让他摆脱女孩的诱惑6229>

    几盒他不认识的化妆品,一只长方形的彩色钱包,里面鼓鼓囊囊地塞满了现金和各种银行卡,一把白色的苹果超薄手机,一本美国护照,一个黑皮本子,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女性用品。

    日记本的扉页上写着:呼求主名者就必将得救。自己飘逸娟秀,一看就知道出自女热之手。

    “媛媛,今天是妈妈五十四岁生日,大清早就接到了你打来的越洋电话,虽然只是一个电话,可在妈妈看来比任何生日礼物都要来的珍贵,但是,妈妈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最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能妈妈不能去美国和你团聚了……”

    秦笑愚做贼心虚地悄悄走到门口,探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孩,即便在这种心情下,女孩娇弱无力的娇躯仍然让他怦然心动,同时内心充满了内疚。

    “你这个无耻的小人……”

    秦笑愚坐在马桶上,一张脸涨的通红,就算他有一百张嘴也无法向女孩解释清楚自己的行为,好不容易和她能说上几句话,这下全完了,在她的心目中自己变成了无耻小人,并且恐怕永远也无法翻身了。

    果然,吴媛媛眼中的怒火虽然没有熄灭,可显然已经被好奇和惊讶取代了,不过一张俏脸上仍然冷若寒霜。

    秦笑愚惊讶于吴媛媛酒醒的如此迅速,忍不住看看手表,这才知道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

    吴媛媛说着,身子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秦笑愚的话显然让她感到震惊,其实,她并没有怀疑母亲的死因,只是认为母亲是被父亲逼的跳楼自尽。

    “你……你胡说什么?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吴媛媛这次几乎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双眼睛变得通红,就像是要朝着男人扑过来似的6228>

    吴媛媛盯着秦笑愚半天没有说话,好像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良久才一字一句地问道:“那你一定知道是谁干的……”

    秦笑愚摇摇头又点点头,低声道:“也不能说是你父亲,根据我的判断,他可能还真不知清楚你母亲死亡的真相,但是,他却和你母亲的死有直接关系……因为,那些杀你母亲的人和他有着直接的利害关系……其实,这种利害关系你母亲在日记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吴媛媛忽然问道。

    “你怕我出事?为什么?”吴媛媛好像已经恢复了镇静,脸上又恢复了冷漠的神情。

    秦笑愚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忽然就感觉到了自己和这个女孩的距离,心中一阵沮丧,一阵恼火,心想,如果没有你爹娘贪污来的那些钱给你装点门面,你能高贵的起来吗?只要老子愿意,一瞬间就能让你成为一个穷光蛋。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对我来说,你不过是认识了两天的陌生人,哼,从你偷偷摸的行径来看,你根本就……不像一个好人……”

    “你刚才说,你母亲也是……死不瞑目,难道她也是被人害死的?”吴媛媛生情冷漠,可语气已然没有那么生硬了。

    虽然眼下的情境不同,倾诉的对象不同,但两个听众却有着很多性格上的相似之处,她们都是美貌的女人,都自以为是,都野心勃勃,都有一颗傲视男人的心。

    吴媛媛显然被秦笑愚的故事打动了,有好几次扭过头去看着窗外,实际上是不想让男人看见眼里的泪水,当然,她的感情并不是仅仅来自于秦笑愚的故事,而是这段故事引发了她对母亲深深的怀念。

    。

    “如果你有兴趣……当然可以……媛媛,其实我也不是无缘无故翻你的包……你今天的所作所为都有点让人不可思议,我知道你不会跟我谈这些事情,所以就……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秦笑愚有点吞吞吐吐地说道。

    “哼,亏你还好意思说……你必须发誓,不许把我家的事情说出去……否则……哼……”吴媛媛虽然还是对秦笑愚不假辞色,可预期中却已经有点娇嗔的味道了。不过,对她来说,这样做多少也有点无奈,因为,不管怎么说,在自己的秘密在被这个男人窥破之后,如果不把他当做同盟,母亲的秘密很可能被泄露出去。

    秦笑愚盯着吴媛媛说道:“也许你会觉得我是在多管闲事,可我还是要劝你……别要那笔钱,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笔钱已经有人在盯着了……”

    “我也是听说的……我以前在公安机关工作过……”秦笑愚含糊其辞地说道。

    “那为什么……”吴媛媛紧接着问道。

    “我并不爱管闲事……我只管我想管的……并且这件事在我看来并不是闲事”秦笑愚盯着吴媛媛说道。

    “如果你确定这么做,也许你就没有机会再回美国了……”秦笑愚警告道。

    “他没法拒绝。”吴媛媛肯定地说道。

    秦笑愚正想开口,忽然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上面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不过,他还是接了。

    “出什么事了?”吴媛媛不由自主也跟着一阵紧张,忍不住问道。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眼看秦笑愚已经出了门,吴媛媛忽然抓起床上的手袋,一阵风就追了出去。(绝对**:女行长的秘密..)--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