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刚走,徐萍就鬼鬼祟祟地推门走了进来6380>

    “行长,他们问你写什么?”徐萍一走进房间,连门也没关就急不可耐地问道。

    韵真斜睨着徐萍不做声,好像是在故意考验她的耐心似的,一边不慌不忙地只顾摆弄着电脑,半天才低声说道:“警察怀疑你和陈默合起伙来弄了一大笔钱呢,你老是说,你到底拿了陈默多少钱?人家现在怀疑陈默的案子是谋财害命呢。”

    “萍萍,你要是再对我隐瞒真相,我可再也不管你了,连我现在都受到怀疑,他们怀疑是我在背后指使你谋害陈默呢。”韵真盯着徐萍严肃地说道。

    韵真一听,顿时哭笑不得,没想到这小东西竟然对自己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要不是被自己诈出来,还不知道她想隐瞒多久呢。

    徐萍说着,脑子里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脸上仍然无法显示吃惊的神情。

    这死丫头胆子真够大的,杀了人之后,不仅有时间打扫卫生,竟然还见财起意,平常让她提两包文件都嫌手酸,那两只箱子起码有三四十公斤,亏她有这么大的力气……

    正说着,忽然,韵真的手机急促地响起来。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柳中原打过来的。

    “最后他们选定了三家企业,已经报到市里面了,招商办还要经过最后审核,临海县那边看来没什么大问题6379>

    韵真知道,最后的三家企业里面肯定有王子同的公司,走到这一步,就看刘源和王子同在市里面谁的关系硬了,柳中原知道自己使不上劲,所以才会火急火燎地给自己打电话。

    韵真倒是挺想见见明玉,可瞥眼看见在那里抹眼泪的徐萍,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心想,既然柳中原回来了,韵冰自然也就回家了,还是先见见韵冰,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再说。

    韵真一听笑骂道:“你少给我卖嘴皮子,做好手头的事情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赶快回家看看明玉吧,要不了多久你就做爸爸了……”

    徐萍正准备忏悔,韵真一摆手站起身来说道:“下班时间到了,你先回去,晚上我给你打电话……”

    徐萍避开韵真目光,哼哼道:“人家买了一套房子……我们两个人的……”

    韵真伸手就在徐萍的脸蛋上拧了一把,低声道:“你好大的胆子……一百六十万?如果让警察知道了,没事都能给你找点事……哼,你爸一生清白,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傻子都会怀疑……”

    徐萍偷偷看了一下上司的脸色,就知道她已经原谅自己的小心眼了,于是就瘫在她的怀里,撅起猩红的小嘴哼哼唧唧地索吻。

    韵真急匆匆地一路回到了父母的家里,只想赶快和韵冰谈谈,一想到刚才徐萍那个情意绵绵的吻以及临走时那深情的一瞥,整个身子就被控制了,恨不得马上也跟她缠绵一番,尤其是一想到今天她们可以在属于自己的大房间里肆无忌惮地发泄自己的冲动,浑身竟有种火烧火燎的感觉。

    韵真疑惑地走进了客厅,把手袋放在沙发上,然后拿出手机正准备给韵冰打个电话,看看她是不是会自己家去了,如果今晚见不到她,她就准备马上去见徐萍。

    李明熙和韵冰?毫无疑问,肯定是李明熙得知韵冰回来的消息赶回来了,也难怪,韵冰这一走就是半个多月,这家伙肯定是熬不住了,不过,也太过分了吧,大白天在家里公开宣淫,难道他们就没把父亲当成活人?

    “宝贝儿……别怕……还不到下班时间呢……她可是个大忙人……”竟然是个听上去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6378>

    “舒服吗?宝贝?”忽然一阵劈啪声,伴随着韵冰压抑的哭泣。

    “别……不能弄进去……求你……啊……你害死人呢……”

    房间里有一股香甜的味道。只见韵冰身上的衣服都没有脱,只是被拔下了裤子,一个雪白耀眼的屁股耷拉在炕沿上。

    王子同的身子在翻过去一瞬间,韵真看见了他下面仍然翘着着的美国货在她眼前一闪而过,可就这一瞬间的画面几乎就定格在了她的脑子里,以至于好一阵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地看着两人慌乱地穿着裤子。

    虽然脸上的红潮还未退去,可穿上衣服之后的王子同显然已经恢复了自信,他一边慢慢朝着门口走过来,一边似笑非笑地盯着脸色铁青的韵真说道。那神情好像他的行为只是一种司空见惯的寻常之事。

    外面传来关门声,显然,王子同已经走了。韵真闭上眼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一歪身子坐在旁边的一把椅子上,好半天才沉声问道:“你对他说过公司的事情了?”

    韵真冷笑一声道:“那好啊,现在就去公安局告他强暴,你敢不敢去啊……”

    韵冰没想到姐姐嘴里竟然会说出这么粗俗的话,一时臊得满脸通红,哽咽道:“谁撅了……本来好好说话,他突然就……人家怎么有他的力气大?”

    韵真浑身一哆嗦,急忙问道:“你是说他早就来了?”

    韵冰一听,好像也忽然着急起来,颤声道:“他说北京来了一个专家,是他的好朋友……他让人带着做检查去了……保姆陪着去的……不过,他好像给妈打过电话,妈也同意了……”

    韵冰连一红,吞吞吐吐地说道:“还能说什么,还不是一下疯话……”

    “还说什么?”

    “有……有一腿……”韵冰怯生生地说道。

    “你回来难道就没有给明熙打个电话?”良久韵真忽然问道。

    “第一次……”韵冰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

    “他什么时候对你动手动脚的?你怎么从来没有对我说过?”韵真气愤地问道。

    不仅如此,那个下流胚竟然早就把妹妹玩弄于股掌之上了。可仔细想想,这事也不能全怪韵冰,她那个时候年纪小,哪里分辨的清楚王子同的阴谋诡计,自己不就是上了他甜言蜜语的当?

    “我看你好像一点都不恨他。”韵真缓和了语气怏怏地问道。

    嘴里说着,忽然就想起了自己在别墅的时候和柳中原秦笑愚之间发生的那些羞人的往事,进而又想起替李毅暖被窝的事情,突然就住口骂不出来了,觉得在这方面自己姐妹两个是小巫见大巫,五十步笑一百步,谁也没有资格教训谁。

    “好啊,我说呢……原来是吃人嘴短……我……我真想……”韵真一听妹妹竟然为了五十万块钱和王子同保持着这种不伦的关系,气的差点背过气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气喘吁吁地说打不出话。

    “我告诉你,如果你还不想和李明熙离婚的话,这件事千万不能让明熙察觉到……明天把那五十万块钱拿去摔在他那个畜生的脸上,从今以后规规矩矩上班,老老实实服侍你自己的男人,不然看你怎么死呢……”韵真说完又在妹妹的头上狠狠地点了几下。

    韵真白了李明熙一眼,心想,看他急匆匆的样子,脸上一片红晕,肯定是有点憋不住了,这个倒霉鬼,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老婆就这会功夫已经给他把绿帽子戴上了6376>

    李明熙听大姨子这么说,心里自然不会有一点怀疑,于是坐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笑道:“本来是安排我今晚值班的,临时调了一下……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只有耐着性子说道:“今天这么巧,干脆也别做饭了,晚上一起去外面吃吧……”

    韵真走进两步,小声道:“今天分局有两个警察去找我……就是为了我那个秘书的男朋友,这事你应该知道吧……”说完,一双美目一眨不眨地盯着妹夫,好像要从他的脸上判断出他的态度。

    李明熙一听,急忙分辩道:“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这案子笑愚应该很清楚,难道他没告诉你?”

    李明熙早就已经习惯了韵真喜怒无常的个性,见她生气,倒是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每天处理很多案子,如果每个案子都要回来向你汇报一下的话,我保证不用两天,你看见我就头痛。”

    韵真白了李明熙一眼,哼了一声说道:“我看见你们这些带大盖帽的就紧张……哼,我听那个女警察的意思好像是怀疑我杀了那个陈默呢……”

    “哦,她都问你些什么?”李明熙微微惊讶地问道。

    “笑愚这小子,没想到不当警察了,可还是爱凑热闹……那天就是他报的案,没想到那个陈默的哥哥竟然是他的战友,并且,那天晚上警察还没有到现场,他就跑去了一趟,现在办案小组有一种意见,说是陈默的死可能和他有关……我当然不会相信这种推断,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无法证明自己清白。”

    李明熙被韵真身上飘来的一阵幽香熏的晕晕乎乎,似自言自语道:“我就觉得奇怪了,他那个人好像是对笔记本电脑有缘似的,当初他就是因为盗卖银行的笔记本电脑被开除,没想到他到陈默死亡的现场转了一圈之后,竟然捎带着把陈默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就顺走了……你说他是不是没事找事?”

    毫无疑问,他之所以拿走陈默的笔记本电脑,说明当初他从徐萍手里拷贝走的那些文件应该和自己手里的一样,都是经过修改后的假文件,并没有什么价值,所以,他冒着极大的风险拿走陈默的笔记本电脑,就是希望在上面有所发现6375>

    “姐,他跟你说过这件事?”李明熙见韵真只顾愣神,奇怪地问道。

    “明熙,你觉得秦笑愚会不会是真的凶手?”韵真忽然压低声音问道。

    根据韵真的判断,李明熙说的那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如果秦笑愚真的是想过当警察的干瘾,或者希望通过破案立功赎罪,以便重归警察的队伍,那么,他现在已经破案了,他完全可以把徐萍扭送公安机关邀功请赏。

    “你们在说什么呢?”

    难道被两个男人弄过的女人就没有羞怯感吗?可明玉为什么总是一副娇滴滴含羞带臊的样子呢?自己不是也常常会脸红吗?当然,自己也不能算被两个男人弄过,李毅基本上就不能算男人,这只能说明,可怜的李明熙在妹妹的心中没有足够的分量,不足以勾起女人的羞耻心。

    韵真的一句话才让韵冰的脸胀红起来,嘴里娇嗔道:“哎呀……你说什么呀……”

    韵真在没吭声,转身就拿起手袋出了门。

    韵冰撇着嘴犹豫了一会儿,忽然就扑过来抱住了姐姐的身子,哼哼道:“姐……你原谅不原谅人家?”

    “啊!”这句话比让韵真看见妹妹被王子同压在下面的时候还要吃惊。一把拉住妹妹的手把她拉到院子外面,低声道:“你疯了……怎么能告诉他这种……”

    韵真说着话,脑子里想象着妹妹被李明熙压在下面一边哼哼一边诉说着和王子同的体验的情景,忽然觉得自己也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颤抖着手发动了汽车,恨不得马上躺在炕上夹着徐萍的脑袋好好享受一番。(绝对**:女行长的秘密..)--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