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蔓冬一听吴世兵和王子同要来自己这里吃饭,不用问,这个小小的聚会带有庆贺的意思,基本上可以断定吴世兵已经摆脱了困境,不然他哪有心思往自己这里跑?

    。

    在经过一番权衡之后,刘蔓冬选择了吴世兵。不过,与其说她选择了吴世兵还不如说她选择了王子同。

    当然,这也不是刘蔓冬舍弃刘源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刘蔓冬觉得刘源已经渐渐离她远去,已经不和自己走一条道了,对刘源来说,他现在是极力想漂白自己,而对她刘蔓冬来说,不但没有这种想法,相反,随着她的生意越做越大,只能越变越黑,一黑一白,形同陌路,只能分道扬镳。

    况且,吴世兵在这方面也很谨慎,并且富有经验,起码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发生过意外。更何况现在中间多了一个王子同,就等于上了双重保险,自己的毒资可以源源不断地通过王子同庞大的工程项目,最终流向吴世兵的银行,再流出来的时候就变得洁白无瑕了,如果自己不贪心的话,再过几年,就可以找个自己喜欢的国家优哉游哉了。

    开始的时候,南琴借口想当个模特,可刘蔓冬在对她经过一番考察之后,虽然觉得南琴的个人条件做一名模特也无可厚非,可毕竟年龄偏大了一点,她更看重南琴表现出来的综合素质和气质,况且,她了解到南琴曾经在王子同的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这也让她多少产生了一些信任感。所以,她说服南琴做了自己的高级助理。

    说实话,南琴在刘蔓冬这里工作有一段时间了,可眼前这个女人还是让她有种神秘感,在不同的场合、面对不同的人,这个女人所表现出的多面性让她感到惊讶不已,想想自己的身份,她觉得刘蔓冬更像是一个经过严格训练的女特工。

    南琴捂着小嘴一阵吃吃娇笑,娇声道:“可王总是人家以前的老板,多不好意思啊……”

    刘蔓冬轻轻拍着南琴的肩膀说道:“你就放一万个心,我这里的客人虽然说不上绅士,可也不至于粗鲁,当然,如果是你自己喜欢上人家,我可就不管这么多了,到时侯不管你们怎么疯我也管不着……哎呀,好像来了,快去换衣服吧……”

    “还用说吗?肯定是被堵在什么地方了,我是坐brt来的,要不然也没这么快。”吴世兵说道,一边把穿着一套宽松家常便服的女人打量了几眼,破天荒竟然心里有点蠢蠢欲动。这一段时间以来,和平南路支行的案子和金燕的被捕,搞得他精疲力尽,以至于对张淼的几次暗示无动于衷,这阵心情一旦松弛下来,才想起自己有一阵子没有尝过肉滋味了26160>

    吴世兵仰在柔软的沙发里,拿出一支烟点上,喷出一口浓烟叹口气道:“我那个家还像个家吗?睡在你这里心里还踏实点……”

    刘蔓冬一听,就知道男人今晚想在自己温暖的怀里寻求点慰藉,可一想到王子同,她硬起心肠娇嗔道:“哼,你还会紧张?说的自己就像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似的……我倒是觉得年轻的女人能够激发你的斗志,既然天气已经晴了,就没必要这么暮气深沉了。哼,现在先别嘴硬,等一会儿见了货色说不定连跟人家说话都没空呢。”

    “这是我的助理顾筠……小筠,这位是吴先生,你就叫他老吴吧。”刘蔓冬见吴世兵流露出的惊艳神情,笑道。

    其实,吴世兵不仅仅是被南琴的美色所吸引,最重要的眼前这个女人,无论是身材和气质都让他想起了刘韵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两个女人年龄相差几岁,可他仍然从南琴的身上看见了刘韵真的影子。

    吴世兵一改先前沉闷的神色,似乎马上就来了兴致,直起身来笑道:“蔓冬,你看你说哪去了,你还不了解我?我什么时候霸王硬上弓过,你这里的哪个姑娘不是主动在我面前宽衣解带……”

    接着进来的两个女孩也算得上是美人了,年龄比南琴还要小几岁,都有着高挑的身材,雪白的肌肤,一头略带弯曲的秀发。其中一个可算得上是丰乳肥臀,正是吴世兵喜欢的类型。可由于一颗心已经被南琴勾去了,对这个女孩就有点神情寥落,不过,为了顾及刘蔓冬的面子,才朝那个女孩招招手,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那个叫莺儿的女孩轻盈地走到屋角的一架钢琴旁边坐下来,略微闭目静了一下心,然后就舒展着双臂弹奏出一串悦耳的琴音。那娴熟的技巧,流畅的音色让站在一边的南琴都感到微微吃惊,没想到一个陪酒的女郎竟有这样的造诣,真不知道刘蔓冬是从哪里招来的这些女孩。

    吴世兵知道刘蔓冬的女孩在人前总是装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可一旦上了床,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和现在肯定是判若两人。他忍不住偷偷瞟了一眼南琴,忽然想到,如果自己从她身上看出了韵真的影子,难道王子同就看不出?她既然在王子同那里干过一阵,也许和她的老板早就有一腿了,现在突然出现在刘蔓冬这里某说不定是王子同特意安排的呢。

    刘蔓冬笑道:“莺儿,吴先生是研究人民币的,如果你想请教音乐方面的知识,最好等王总……瞧,说曹操,曹操就到……”

    王子同还没有说话,那个弹琴的莺儿就像看见了亲人似地跑过来,笑道:“王总,阿姨说我一弹琴你就到了,果然是这样,难道你听见了人家琴声中的召唤了吗?”

    吴世兵也注意到了王子同脸色有异,不过,他倒是没有想太多,估计王子同也和自己一样,最近心情不太好,正好借机让他轻松一下,况且他自己也刚刚有点兴致。于是说道:“子同,既然蔓冬都安排了,今晚我们就……”

    王子同摇摇头,盯着吴世兵说道:“世兵,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王子同缓缓说道:“不是扛不住了,而是……她永远扛了下来,你再也不要担心她招供了……”

    王子同叹口气低声道:“我奇怪你怎么没有得到消息,你的手机是不是一直关机,我刚才一直在拨打你的电话……今天下午四点左右,也就是两个小时前,金燕在武警医院趁看守的警察没注意跳楼自杀了……”

    吴世兵把手机扔在桌子上,双手捂住脸,内心一阵悸动。今天下午,在向张淼做了一番交代之后,他早早就关了手机,想让自己安安静静地享受一段不受打扰的时光,没想到竟然因此遗漏了老婆自杀的噩耗,也就是说,在他潜意识里想着晚上要寻欢作乐的时候,他老婆为了替他保守秘密而选择了让自己永远闭嘴。

    王子同站起身来,从酒柜上拿来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两杯,把一杯放在吴世兵面前,低声道:“哭有什么用?现在可不是哭的时候,喝一杯吧……”

    毫无疑问,眼前吴世兵表现出来的悲痛没有一点虚假的成分,完全是真情的流露,也怪不得金燕在面对巨大压力的时候,为了保护自己的男人宁可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王子同点点头,对吴世兵说道:“蔓冬说的没错,既然李青萍承认了所有的罪名,金燕充其量也就是一名从犯,他们就没必要对她苦苦相逼,看来这是冲着你来的……”

    吴世兵哼了一声说道:“他是摸准了我的脾气,断定我不敢破罐子破摔,况且他已经把汪峰的那台电脑抓在手里,以为我在没有制约他的手段了,所以想借一个案子先把我拉下马再说……”

    。”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吴世兵明白自己光气愤也解决不了问题,刘源也不是泥巴捏的,不可能伸着脖子等着自己去砍,要想和刘源作对,仅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绝对弄不过他,最终还是要和王子同刘蔓冬联起手来才有胜算的把握。好在三个人不仅利害相关,而且同气相求,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没想到几个人坐在那里只是默默吃饭,谁也不说话,吴世兵只顾一杯接一杯的喝酒,一张脸已经变得通红了,于是,南琴试探性地说道:“吴先生,怎么光一个人喝闷酒,来我敬你一杯。”

    刘蔓冬一听,赶紧垂下眼帘,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因为她早就知道刘源有这个打算了,也知道王子同对前妻一直不死心,在私下场合,她甚至答应过两个男人替他们牵线呢,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她当然不会帮刘源的忙,可她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过王子同。

    “我早就有种预感,刘源最终将是我们的共同敌人。哼,我早就已经有所准备了……”王子同咬牙切齿地说道。

    吴世兵这才醒悟过来,等南琴出门之后,低声问道:“这女人没什么背景吧。”

    否则一旦让他反扑过来,我们很可能招架不住……你们不知道,聚源公司的现任总经理古叔有台湾黑帮的背景,做起事来不择手段,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所以,我们要对付刘源,必须一下就击中他的要害,不然,他很可能用台湾黑帮来对付我们,那样的话……”

    “世兵,这件事情可要慎重行事,刘源现在可不是那个敲铁皮桶子的小混混了……且不说社会上的关系,市里省里都有他的保护人,一旦和他翻脸,搞不好两败俱伤啊。”刘蔓冬有点打退堂鼓的意思,一边盯着王子同,希望他劝劝吴世兵。

    几个月前,韵冰还告诉我,他们的资产只有几千万,可这么短的时间为什么就有了几十亿呢,这么看来,刘韵真和刘源肯定达成了什么协议,那些钱可能是刘源公司的股份……那个柳中原到底什么来路?他和刘韵真什么关系?”

    “你这么盯着我干嘛?柳中原确实是从我这里出去的,可怎么和刘韵真搅在一起我可就不知道了,按道理来说他们应该是仇人才对,刘源恨不得杀了他呢……奇怪……”刘蔓冬一脸迷惑地说道。

    吴世兵一脸警惕地说道:“子同,看来刘源的野心不小,没想到他居然同时对我们两个人一起下手了,他表面上不吭不哈,好像远离生意场的样子,实际上暗地里在和你抢夺临海县的开发项目呢……哼,他的如意算盘我算是明白了,一方面搞掉我,让刘韵真接班,另一方面夺取临海县项目的开发权,然后再用那个大项目操纵银行,他这是要把我们补上绝路啊……”

    “子同,要说杀人放火你和世兵可都不是刘源的对手啊……他和黑帮有没有联系我不清楚,可我知道他手里起码有不少亡命徒……”刘蔓冬还想最后劝劝两个红了眼的男人。

    说着,吴世兵把脑袋凑到王子同耳边低声说道:“我们原来解放北路支行的行长李继薇就是他……”

    “蔓冬,你好像不太赞成我们的做法?”吴世兵见刘蔓冬一声不吭,坐在那里只顾发愣,脸上阴晴不定,于是盯着她问道。

    “蔓冬,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保证过你已经和刘源分道扬镳了,现在说这种话是不是有点太迟了?”

    刘蔓冬犹豫了一下说道:“倒不是刘源有三头六臂,而是你们的出发点有问题……矛盾总是在互相争斗中趋于平衡,我相信,通过别的手段照样可以让刘源做出让步,杀人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26156>

    吴世兵和王子同对视了一眼,似乎被刘蔓冬说中了心思,尤其是吴世兵,他在得知金燕自杀之前确实还对刘源抱着最后一丝幻想,那一丝杀机和老婆的死有极大的关系。

    刘蔓冬脸色一变,她没想到自己一向对吴世兵另眼相看,他却为了一点不如意就有和自己翻脸的意思,即使刘源也不敢这么明着要挟自己,一时心里一阵恼怒,冷着脸淡淡说道:“正因为我们之间有这种关系,所以我一直在暗地里帮你的忙,但是,很遗憾,今后可能帮不上你的忙了,你总不能指望着我一个女人替你打打杀杀吧。”

    王子同一看,连忙一伸手把他按在椅子上,一边朝着他挤挤眼睛,一边说道:“世兵,你胡说什么,是不是喝醉了……”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都说酒醉心明……感情你今天是借酒撒疯,专门找老娘的晦气来了……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别以为离开了你地球就不转了……

    说着话,忽然一伸手就把一张桌子哗啦一下掀翻了,上面的菜肴四处飞溅,刘蔓冬惊呼一声,往后一闪身,不小心被椅子绊了一下,一个身子就朝后倒过去,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忽然感觉被一双手搀扶住了,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助理已经走了进来。

    刘蔓冬一边往外走,一边恨声道:“他这是酒醉心明,这些话还不知道在他心里憋了多久了呢……你带他走……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从此以后各不相干……”说完丢下屋子里的人摔门而去。

    南琴稍稍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搀扶着吴世兵出了门,吴世兵虽然已经醉的很厉害,可对身边的女人还是很感觉,一边走着,一只手自觉不自觉地耷拉在她的胸口。

    “小筠……来让我抱抱……我好喜欢你……你要多少钱……你尽管说……想要多少就多少……只要你乖乖的让我……”

    南琴媚眼一转,低声道:“那你先乖乖躺着,等人家给你倒杯水解解渴……然后在……”

    。

    南琴把杯子放在一边,一伸手就关掉了屋子里的灯,只留下一盏灯发出朦胧的光线。然后伸手散开自己的一头秀发,站在炕边不出声,只盯着吴世兵的反应。

    吴世兵一愣,眯着眼睛仔细看看面前的女人,忽然就想不相信自己眼睛似地摇摇头,忽然伸手指着她沉声道:“韵真……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南琴一愣,伸手摸自己的秀发,不过并没有放弃,慢悠悠地坐在床边,拉着吴世兵的一只手,幽幽说道:“你只记着人家没头发的样子……你都有多长时间没有见人家了……好像已经有一百年了吧,难道人家的头发就不会长长……”

    “你……你……”吴世兵忽然指着南琴,眼神中流露出既恐惧又激动的神情,一时说不出话。

    南琴紧紧搂住吴世兵,让他动弹不得,幽怨道:“人家丢不下你有什么用?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吴世兵已经彻底相信怀里的是自己女人的鬼魂了,不过,鬼魂让他感到恐惧,他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只不过是一个梦,自己女人的鬼魂跑进了自己的梦里面来相会了。想到这里,吴世兵干脆闭上了眼睛,一只手不停地摸着女人的身子,一边颤声道:“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没想到南琴最后的一点努力击中了吴世兵的要害。虽然金燕在得了子宫癌之后,浑身的毛发脱得一根不剩,可婀娜的身材却一点都没有走形,所以,再和吴世兵欢爱的最后那些日子里,在那些恐惧的夜晚,他只有搂着女人的娇躯才能睡得踏实。<br/>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