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凑近韵真仔细看看她的脸,又伸手轻轻摸了一下她的脸蛋,娇嫩的肌肤一片滚烫,忍不住在她脸蛋上捏了一把,笑道:“看来你真的是豁出去了12696>

    “老师,你真坏,来临海也不提前告诉人家一声,哼,你到底什么意思吗,平白无故把人家叫来挨一顿训斥……这下好了,人家成了吴世兵的挡箭牌了。”

    韵真红着脸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李毅搂着韵真,一边笑道:“怎么?难道你还指望我这个老男人替你泻火不成?”

    韵真伸手玩弄着男人的衬衫纽扣,漫不经心地解开了一颗,然后用一根手指轻轻搔动着苍白的肌肤,嗔道:“捧得再高,掉下来了有什么用……我怎么觉得那个孙副省长跟人家有仇似的,他明显就是在替吴世兵说话,未免也太直白了……老师,人家现在该怎么办呢?”

    李毅听了很受用,伸手把玩着韵精致的脸蛋,笑道:“你真是越来越乖了,我总是对那些乖巧的女弟子宠爱有加,永远也无法拒绝她们的请求……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啊。”

    还记得我在美国对你说过的话吗?我让你尽快解决个人问题,给自己找个男人,你听我的话了吗?其实刚才你没来的时候,他们就提到了你的个人生活问题……”

    韵真千娇百媚地盯着男人低声道:“毅……你觉得人家有机会吗?”

    储行长认为和平南路支行的案件并不能导致吴世兵立即落马,即便他落马了,接任者也不一定是你……”

    此外,对他老婆金燕的审讯还在进行,万一她要是扛不住压力说出点什么,孙正刚之流难道还敢明目张胆地护着他?不用说,孙正刚是一条被吴世兵喂熟的狗,应该算的上是他在本市级别最高的保护伞了。

    李毅轻笑一声道:“你的眼光应该放长远一点,其实目前对你来说,宁可让吴世兵坐在行长的位置上左右摇摆,在你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期盼他别倒下来,否则一旦做出其他的人事安排,你起码又要等上十年……所以,维持现状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

    你想想,别人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拿到的结业证,而你也许用不了一年……你已经多次去过国外考察,有深厚的理论基础,如果再加上一定的基层领导工作经验,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就会脱颖而出,那时候为你说话的人就理直气壮了12694>

    韵真一听,急忙问道:“那我呢,难道不会处分我?”

    李毅严肃地说道:“吴世兵不一定这么想,可总行会这么认为。怎么?难道你觉得这个处分重了吗?作为主管信贷的副行长,手下的支行被骗贷七八个亿竟然浑然不觉,即使撤你的职也不过分……”

    其实,在个人婚姻问题上,母亲祁红基本上是见一次面催一次,而韵真也就当做了耳旁风,可她不敢把李毅的催促等闲视之,她知道李毅可不是从母亲的角度看问题,这里面有着更多的理性成分,否则,作为一个男人,即使是一个老男人,他也没有必要逼着自己投入别的男人怀抱啊。

    韵真扭捏了一阵低声道:“以前是我市一个著名的民营企业家,现在是省政协委员……”

    “多大岁数?”

    “几百个亿?不确定。号称是我市的首富?”

    “你绝对不能嫁给他!”李毅忽然大声说道。

    韵真现在明白自己为什么在对待刘源的追求问题上一直犹豫不决了,其实自己正是隐隐考虑到了李毅的这些担忧。

    “哼,这么好的人你都说不行,到底要人家找个什么样的人嘛?”韵真故意叫声说道。

    前些年,一些家财万贯的企业家热衷于让自己的老婆在银行当副行长,他们觉得有个这样的老婆很有面子,并且对他们的生意有帮助,可几年过去了,你再看看那些企业家还剩下几个?

    “哎呀,你说得复杂死了,怪不得人家这么多年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男人呢。那你说说,什么样的男人适合一个女行长?”韵真说完诡秘地一笑,把小嘴凑到李毅的耳边低声道:“不许说你自己。”

    李毅似乎被女人说的有点动心,一只手掌就扶上了一只高耸。笑道:“有些男人不能有太强烈的占有欲,比如说从事金融管理的男人,或者说行长,甚至女行长也一样12693>

    但是,如果因为强烈的占有欲,你想把这些财富据为己有,那么你就会变得猥琐,贪婪也将败坏你的胃口,从而让自己变得疯狂,最终毁掉自己的前程乃至性命……

    韵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不过,胸口的那只手让她慢慢觉得有点心慌意乱,身子渐渐有了一点反应,忍不住听听胸脯,娇声道:“说了半天,到底什么样的男人适合一个女行长嘛。”

    李毅笑道:“厨师有什么不好,你在职场上叱咤风云,玩够了以后回到家里换能够享受专业的美食……况且,厨师只关心你的胃口,不会多管闲事……”

    韵真咬着红唇,忽然想起了秦笑愚,于是似笑非笑地问道:“司机怎么样?”

    “可人家还是想……好好爱一个男人……只是找不到……”韵真哼哼唧唧地说道,把身子紧紧贴在男人身上。

    李毅盯着女人晕红的脸,低声说道:“上次就想好好欣赏一下你的身子,结果……今天你可跑不掉了。”

    韵真半瓶酒在肚子里早就发作了,要不是谈论工作上的事情,早就有点昏昏欲睡的意思,此刻被李毅的一只手捏来捏去,只觉得身子里有一股无限的热力无处发泄,双手搂紧了男人的腰,娇声道:“坏死了……就知道欺负人家……人家这会儿心里烦得很……”

    李毅看看手表,笑道:“我中午有睡午觉的习惯,没想到你们这里还挺冷,作为一个乖巧的学生,你是不是先去替老师暖暖被窝?”

    韵真闭着眼睛摇摇头,哼哼道:“鬼才信。”

    “去吧,顺便洗个澡……我先打几个电话,晚上一起去看看你父亲……”李毅轻轻拍拍韵真的屁股。<br/>

    ()

    ()( 绝对隐私:女行长的秘密 http://www.gcxs.org/2_204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