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情向边缘生:爱的N次方 > 九十二在二、现在、将来、曾来经
    华越泽还在自责呢,林小宇起身就往卫生间跑,一阵吐,当然,胃痛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36874>

    “都是我不好。”

    “我爱你小宇。”

    还林小宇自己扶着墙起来的。可是华越泽胸疼得已经出一头汗了。华越泽也是也气性很大的人。还好,他还年轻。不然,早就一身的病了。

    就跟着他一同去了。想着,带着我们的孩子走走,我们走过的街道,让他也感受一下。父母的爱。

    林小宇越想越痛,在产床上的孤独比疼痛更可怕36873>

    “对不起?三个字多简单啊!儿子出生就进了医院,异国他乡的,我是怎么过来的你知道吗?”

    儿子出生后,就进了医院,出院后,休弱多病的。如果不是在国外,我实在养不起了。我不会回国的。那样就不会丢了儿子了。更不会来香港了。”林小宇说着说着就激动了起来。

    “我是混蛋,我问过医生认定了,孩子是沃纳的。我还想着跟医生说,能不能让你放弃这个孩子。医生说,如果那样,你就会有危险了。我在法国病了一场。回国后,才开始回避所有关于你的消息。”

    听着华越泽说了这么多,林小宇一直在哭,好像要把这几年的委屈都哭出来一样。

    “越泽!越泽!你怎么了?”

    不一会儿,贝松来了。今天要是文远能在,那么王雪就不会有见到林小宇的机会了。贝松必定是外国人,他对香港这种家族上的一些事儿,还是没有体绘。刚才听到了林小宇在叫文远,他也是很难过啊。

    无论医生怎样的检查,他的眼睛都不想离开林小宇的脸,他在跟自己说,如果,这次再让林小宇走开,他宁可不活了。

    “小宇!小宇!”华越泽大叫着她的名字醒来的。现在的他,再也不是那个商界叱咤风云的华凯ceo了。就像是一个离不开家长的孩子。

    “越泽,看着我的眼睛。”林小宇双手捧着华越泽的脸,让他注视着自己。

    “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养好身体。听医生的话。让时间带走一切不开心的吧。我和儿子不会离开你了。只要医生准许你出去。我们就马上去领证儿。我们三口人再也不能分开,我们在一个户口本上。”

    。”

    华越泽不顾手上还打着点滴呢!起身就把林小宇搂在了怀里。

    咖啡厅里放着舒缓的音乐。林小宇一身白色的套裙,一个白色的手包就放在桌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在悠然地看着,谁也想不到吧,她今天要见的人,是怀了他老公孩子的女人。

    头发光整地盘于脑后。一身紫色的套装。看上去比实际的年龄略成熟了些。也许正是她这个年龄段女生想要的效果吧。

    林小宇叫了餐之后,把书还给了服务生。自己轻轻的喝了口咖啡。真的让人感到很安然。“王雪,请允许我这样称乎你。今天约你来似乎有些冒昧。可有些事儿,我还是觉得说出来了更好些。”

    “你是来跟我示威的吗?告诉你,没有用的,孩子我一定会生下来的。他也是华家的合法继承人。”

    “那我就把话说明了吧!孩子生不生的是你自己的事儿,在孩子的父亲没有定论之前,你别想拿到一分钱。如果,孩子出生后,真的是越泽的。我们首先要选择争夺抚养权。

    “丫头,你也放心,对你的孩子,我也会视如己初。你也放心,华家可以多请些,保姆,家庭教师。”

    “林小宇,你真的爱他吗?”

    “我在乎的是现在的他,以后的他,还有曾经的他。我们分开了三年多。三年可以发生很多的事儿。但都已经过去了。”说完林小宇就走出去了。上了自己的车子。她要回到华越泽身边了。还有小华飞呢。误会可以毁了一切的。人生短暂,要珍惜每一天。

    就在他正验收法国寄来的订制品时,接到了,私人医生的电话,通知他李娜要生了。

    “得活动,才能生得快。”李娜妈妈的回答,华泽越看了看林小宇。

    有钱人到了哪里,用的都是最好的36871>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华越泽急得一个劲儿的问医生,孩子为什么还是不出生呢。他哪里知道,这女人的痛苦啊!

    “比起李娜,我是幸福的。我还有个信念,有一天,孩子会有爸爸来疼的。”说着林小宇哭了。

    过了好久,终于是听到了婴儿强而有力的哭声。新的小生命来到世上了。

    老人看到了这孩子,却流泪了,是幸福的泪,也是心酸的泪。华越泽接过这孩子,才知道,原来他是那么的小,那么的软。

    “李娜,我可以做这个孩子的义父吗?”

    “这个我们哪里受得起啊!华总。”老人们太意外了。文远的父母也是穷苦了太半辈子的人了。

    青岛迎宾馆里,宾客满席,空气里全是玫瑰的香气,让人陶醉。今天是个黄道吉日。八点五十八分,只见一排黑色的豪车远远地开过来。头车上满是百合花。

    华越泽一身笔挺的西装格外的精神。轻笑着,幸福感觉溢于言表。在场的人更多的是看到他的清冷,今天会发现,原来华总笑起来是这样的阳光。

    其实这是华越泽在三年前就订下的了,是英国一位为皇室制作的老艺人的手工作品,远远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可他却是世上独一无二的。

    华越泽还是那样的忙着,只是他更有动力了。如以前一样,一出差,就一个多月常有。天天的“夜总会”,只是再烦心的会议,他都安心了。因为,无论多晚,都会有一个人,在散会之后,听着自己的电话。

    贝松就是昔日的文远,不同的是,他那艺术的梦想,正在一步步的实现着,华越泽果然投了一家服装公司,在贝松的努力下,已经在业内成为小有名气的品牌了。工作上如此,生活上大概也是如此了。<br/>

    ()

    ()( 情向边缘生:爱的N次方 http://www.gcxs.org/2_2036/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