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 60章 书记偷情事件(0章二)
    />

    60章/>

    林老四忍不住看了一眼香雪的屋子,屋子里面没有灯。林老四暗自松了一口气,按照敏素给的地址,上了四楼,敲开了四零六的门。

    开门的正是韩心,一看到林老四,韩心如同看到了主心骨一般,扑在林老四的怀里。林老四就势,搂了韩心,关了门,进了屋。

    没等林老四开口问,韩心就哭着跟林老四闹了一场,抱怨林老四丢下自己不管。林老四好生哄,韩心才算原谅了他。接着,又将她丈夫逼迫她做的事情跟林老四说了。

    “四儿,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害怕!”韩心依偎在林老四的怀里,说这些的时候,林老四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

    “怕什么?”

    “我怕书记醒来,我做的那些事情露馅儿。”

    “既然知道害怕,当初为什么还要那么做?”

    “不是跟你说了吗?咱们草堂镇要修一条路直通香草县,我前夫那狗日的,利欲熏心,逼迫我去迷惑书记!当时我以为他只是为了利益才让我牺牲身体的,没想到到最后几乎闹出了人命来。”

    “那你和书记到底有没有发生关系?”林老四偷偷地按了手机,那里,他事先已经调到了录音。

    韩心害怕林老四不要自己,急切地辩解道:“没有!四儿,我一心想着和你好,怎么会和书记发生那样的关系呢?那天,我就是被安排在这里住的,晚上都很晚了,书记喝得烂醉如泥,是被人抬进来的。我按照他们的吩咐,把书记的衣服和自己的衣服脱了,就那样提心吊胆地躺了差不多一晚上。天快亮的时候,那狗日的带人来,将门撞开,书记听到声响醒来,一看到赤身裸体的自己和我,心里一慌,抱了衣服从窗户跳了下去。事情就是这样!”

    “这么说,书记是被人陷害的?而且陷害他的人就是你的前夫,他叫什么来着?”

    “谢大柱!”韩心忙回道。

    “对,这么说,书记是被谢大柱害的,谢大柱为了拿下草堂镇到县城那条路的工程,逼迫你这么做的?”

    “是的!就是这样!”

    林老四满意地将手机的录音功能关掉。在韩心的脸上亲吻着。

    韩心的心情慢慢地平复下来。

    “四儿,你回来就好!你回来了,我就有主心骨了!答应我,再也不要离开我!”林老四的怀里,韩心呢喃着。

    “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宝贝儿,你不知道,见不到你的这段日子里,我有多想你!你看——”林老四说着,拉了韩心的手到腿间,“它都饿成什么样了?”

    “讨厌你——”韩心带着泪,带林老四的怀里娇笑开来。

    林老四吻着韩心甜蜜的娇唇,两只手不断地在韩心那动人的身体上摩挲着,那对酥物,好些日子没有碰,比记忆中的更圆了些。

    “心,我爱你!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林老四一边抚摸着韩心的身体,一边在韩心的耳边喃喃低语。

    “我也是!”韩心亲吻着林老四的脖子胸膛,呢喃着。

    “心,明天咱们到公安局把这个事情交代清楚,咱们就登记结婚,行吗?”林老四步步引诱。

    “不!”韩心忽然推开林老四,恐惧道:“如果我说出去了,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四儿,我求你,这件事情,一定不要对别人说,行不行?我不想再出什么事情了,我就想和你这么过下去,就算没有名分也行,只要你肯陪着我!”

    林老四也觉得自己的心太急了些,忙搂住韩心,安抚道:“不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只是心,你得清楚,就算你不去公安局告发他们,等书记醒来,你同样得面对。就算书记醒不来,他们也不会留你活着的,你要知道,书记一死,他们身上背着的可是故意杀人的罪名呀!再说,从一楼到四楼,这么多的住户,深更半夜那么大动静,肯定有人察觉的。现在书记昏迷不醒,没人站出来作证,一旦书记醒来,你想想,会不会有人站出来。”

    韩心不但是外地的,而且还是个拖油瓶,母亲带着她改嫁,一直就不招继父待见。待长大了,生得标致,继父动歪心思不成,倒说韩心勾引他。韩心的母亲,也是个让猪油蒙了眼和心的家伙,倒相信了继父,仓促间,将韩心嫁给了到韩心老家做买卖的小贩谢大柱。现在,回头想想,除了眼前的林老四有些情意值得依赖,再没有其他人。而且,林老四的话也是有些道理的。

    “四儿,如果我按照你说的做了,你真的会保护我,一辈子照顾我吗?”韩心满怀期待地看着林老四。

    林老四不知道韩心的生世,却知道韩心在草堂镇的遭遇,心里面着实不忍心伤害她。可结婚这样的事情,要是再答应韩心,那可就是第三个承诺了,在中国,这是万万不允许的。可如果不答应,韩心一定会伤心,那样,反而会站到跟自己对立的一面,而且,她自己也会错得更厉害。

    林老四犹豫着。

    韩心善解人意地道:“四儿,我知道,我跟书记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要是跟我结婚,你在外面难做人。而且,我也没想着你和我结婚,我不要名分,只要你答应一辈子照顾着我,就成!你能做到吗?”

    这样的话,香雪也睡过,听着,倒让林老四觉得自己不算人,对不住这两个好女人。可是,除了这,还有其他的选择吗?人走错第一步的时候,后面的就已经无法回头。林老四的心隐隐地痛了一下,但照顾香雪和韩心一辈子的承诺,他知道,他给得起。

    “心,我答应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这辈子,都保护你,照顾你,不让你受伤害!”林老四说着说着哽咽了,为了不让韩心发现,他喊住了韩心胸前的一枚提子,含糊的声音,倒像是回味无穷。

    “四儿,你的宝贝这么厉害,要在过去,一定是皇帝!”林老四在韩心的身上抽动时,韩心躺在林老四的身下,一边享受着,一边遐想着。

    “为什么这么说?”林老四饶有兴致地问。

    “皇帝女人多呀!闫丽不在了,你也当了官,说不定你就是当皇帝的命。”韩心舒爽地忸怩着身体,回道。

    “别胡说,都什么年代了,还皇帝,别让人听了笑话!”

    “笑什么?我又没说真正的皇帝,反正,我就是觉得,你会跟皇帝一样,得有很多很多的女人,而且,你就是讨女人喜欢,我也是一遇上你就喜欢上你的。你身上,有种跟其他男人不一样的东西。”

    “什么东西?”林老四感兴趣地问道。

    “我也说不上来!”韩心想了想,回道。

    “你这个坏家伙,竟然敢戏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林老四说着,开始在韩心的身上发起猛烈攻击,韩心一边咯咯咯地笑着,一边消受着林老四带给她的久违了的销魂。

    韩心心满意足地睡

    ()( 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http://www.gcxs.org/0_143/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